北极含糖小甜饼量贩商。


♠️主BG|YN 随心随性♠️

♠️凡尘俗欲 饮食男女♠️





- 微博@安梓QwQ -

- 画风瞬息万变 观看感谢 -

《甜橙》本内未公开篇目试阅#

*本子共收录1篇G文, 2篇校园PARO,1篇采访体,9篇原著向。

*占TAG十分抱歉,过几天会删,第一篇不知道放啥,放啥都剧透,干脆放个车(叉腰x





《八台电脑八个马甲》

——一个有关联盟女神那些天知地知众人皆知、却唯他不知的‘秘密’

 

苏沐橙让他那一眼睨的浑身不自在,总有一种叶修什么都知道的错觉,接连着好几天看着他都要绕道走,死活也不跟他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被拽住的陈果和唐柔眼睛瞪得老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第七天叶修寻了来,把她堵在露天的阳台上:“躲我干什么呢?”

苏沐橙结结巴巴的:“没、没干什么。”

 

下一秒她就腾空而起,被人顶在百叶窗的窗沿上,叶修歪着头啃舐她的嘴唇,舌尖绵绵软软的交织,不知道谁身下的挺立渐渐难以忽视,他一只手灵活的穿过她宽大的T恤:“不是说要做我的腿部挂件吗?”

 

苏沐橙依着玻璃面撑在栏杆上,人却被他吻着,揉着,撩弄着,眼前一片雾蒙蒙,说不出什么话来,再一秒场景就切换成昏黄的训练室隔间里,她仰面躺倒在柔软的床垫上,叶修一路卸下拉链和背扣,将她剥了个干净,斑驳光线投射下来,两个人影赤身裸体的照面,再严丝合缝的黏贴,于是四肢纠缠,温柔进出,靡靡水声旖旎作响。

 

苏沐橙忽然睁开眼,眼前是吊的高高的、高高的顶灯。

 

 

 

《萧山高级中学校园异闻录(下)》

——“叶老师,喜欢欺负自己的学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于是传说中从来不参与PK的叶老师摆开台面亲自下场揍人了,可谓能计入萧山年度事件的大新闻一桩,八卦绯闻传的纷纷扬扬,什么说法都有,但也总没有人确切的可以肯定‘无敌最俊朗’到底是不是叶修,打听来打听去,只有三年级部的韩文清学长横眉冷哼:“没那个闲工夫。”

 

哦哦哦,叶老师很忙的,没那个闲工夫,韩文清学长何许人也?校学生会会长,绝对不可能骗人的,‘无敌最俊朗’此人身份彻底宣告成迷。

后来毕了业,知道真相的韩文清简直眼泪掉下来,他那说的是他没那些个闲工夫搭理这些破事,怎么一传十十传百,就变成不是叶修了呢?

 

开局二十秒就把人摁在地上连招致死,可能还有别的怀疑对象,应是萧山的同学老师们深藏不露。但连赢十五把还要说‘手有点生’,这不要脸程度,不是叶修,还能是谁呢?

 

彼时‘无敌最俊朗’施施然弹过去个表情:小同学,还来吗?

 

——“你说的是哪个欺负?”

H大开学期在9月5号,苏沐橙怎么都不肯提前两天搬进宿舍,还有理有据的说‘要多感怀感怀故乡’。

 

叶修揪她的脸:“明天我就得回萧山上班了,谁帮你扛行李?”

苏沐橙倒在他怀里龇牙咧嘴:“我自己能扛!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

 

叶修被她逗笑,翻了个身,从床头柜上捞过来手机发消息:“得,我找新杰捎你过去。”

 

苏沐橙不说话,替他的衬衫扣纽扣。

等叶修打完一通电话,再回过来的时候,连最上面的纽扣都扣牢了,勒在他脖子上,有那么点不让人呼吸的意味。

 

叶修‘哎’了两声,抓住她不安分的手:“干嘛呢你?”

 

苏沐橙托着鼓鼓的腮帮子:“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到张副会长和云秀因为一颗纽扣就成了,而我却等了某个人那么久,最后还要我主动开口说那些话,才……咦咦咦!?你脱衣服干什么?你你你、你别靠近!!!”

 

叶修充耳不闻的欺身过去:“苏沐橙同学,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不就是纽扣吗,你想解多少解多少呗。”

 

 

 

《橘子叶还是橙子叶》

——植物研究专家苏沐橙女士和水果品鉴大师叶修先生二三事(月内公开)

 

叶修俯下身观察那个半生不熟的果子,上边果然挂了根细小枝叶,跟之前那片一模一样,他自觉认错,却不忘问她:“原来你说这不是橘子树叶,是因为知道它是橙叶?”

 

“对呀。”

叶修看她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刚才怎么不…”

 

苏沐橙耳朵尖烧的通红,却还是理智气壮的剥开一瓣橙子塞进他嘴里:“这可是橙子!橙子你没吃过嘛?”

 

 

 

—— “然之于苏沐橙,这一杯酒,一句话,一段故事,我不能确切的知道她等了多久才等来。

但是到所有人都垂垂老矣,白头回首,时间就像她抓不住的星河碎片,一片一片从她眼前淌过去,十二岁以后的每一片都和叶修有关,她才惊觉,原来一个人就是一生。”


评论 ( 18 )
热度 ( 155 )
  1. 我叫白小飞清歌休不休 转载了此文字

© 清歌休不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