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含糖小甜饼量贩商。


♠️主BG|YN 随心随性♠️

♠️凡尘俗欲 饮食男女♠️





- 微博@安梓QwQ -

- 画风瞬息万变 观看感谢 -

「张楚」萧山高级中学校园异闻录

*校园PARO瞩目!

*内含CP张楚,这是上半part,张楚主场,不影响阅读,下部分还在写,会是叶橙的主场。设定是同校四人的爱





闹钟响起的时候,楚云秀一骨碌就爬起来了。

 

平时赖五分钟床已经成习惯了,但开学第一天还是难免精神点,她想提早化好妆再去学校。

她一下床,洗漱间里就传来唰唰的水流声,楚云秀抬头看一眼临铺,果不其然,苏沐橙已经起了,这时候连被褥都叠好了,整整齐齐放在床尾。

 

“沐沐~你说今天穿哪条裙子好呢?”

楚云秀和她的室友苏沐橙都是早操的升旗手,进了三年级新选的。

萧山高级中学就是这点好,知道你要往万众瞩目的升旗台上站,要被宣传部的拍下一堆照片来发到各处去,就不强行规定得穿那松松垮垮早洗旧了的校裤,外边儿能套个校服就行。

 

一方面也是因为萧山高级的校服颜色不从大流,有一种另类的丑,可能校长自己都觉着穿出去丢脸。

 

“唔…”苏沐橙探出半个脑袋来,嘴里还咬着个电动牙刷,“藏青色那条吧。”

 

楚云秀点点头,正从衣柜里找衣服呢,苏沐橙洗漱完走出来:“秀秀,我觉得张新杰肯定会穿藏青色那套西装的,我还是不跟你穿一样的了,怪电灯泡的。”

 

楚云秀双颊飞快攀上一抹红,她伸手象征性的锤了两下苏沐橙的胳膊:“说什么呢你!”

 

“嘿嘿,我先走啦~操场上等你!”

 

楚云秀和苏沐橙做了近十年的闺蜜了,幼儿园那会儿就在一起了,到高中里虽是两个班,宿舍却是分在一块儿,也算是从小到大穿一条裙子长大的青梅×青梅典范了。这样一来,楚云秀喜欢A班的张新杰这件事,瞒不住她也正常。

 

不过说来也很奇特,楚云秀一直以为自己很擅长装模作样,同校同级五年,她连和张新杰正面的招呼都没打过,更别说什么互存微信QQ手机号。张新杰在理科A班,她在隔了一个楼的文科B班,擦肩的次数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结果某一天午后两个小姑娘晃悠着腿坐在高高的猢狲架上,苏沐橙突然问她:“秀秀,你有没有一点儿喜欢A班的张新杰啊?”

 

“噗——”楚云秀正在喝一杯加冰的波霸奶茶,听到这句话愣是把自己呛了个面红耳赤,“咳咳咳,你怎么知道?”

 

苏沐橙笑的眉眼弯弯:“现在知道啦,原来你真的喜欢奶爸呀!”

 

 

 

奶爸是她们给他取的绰号。

 

张新杰是萧山高级中学的风纪委员兼学生会副会长,校服熨的四平八稳,方框眼镜反着光,扣好最顶上那颗衬衫纽扣站在教学楼门口检查的样子当真禁欲。

 

楚云秀至少有一百次远远经过的时候想掏出手机搞连拍。

今天也是没有勇气偷拍的一天呢,楚云秀恹恹的转上阶梯,教室的门紧锁着,门牌都卸下,玻璃窗上贴了告示:3号楼文科B班教室移至1号理科楼401。

 

1号楼?401??张新杰对面那个教室???

 

楚云秀揉了揉眼睛,把告示来回看了五十遍,立刻冲进卫生间补妆。

什么叫做上帝开眼,天助我也,楚云秀一边涂口红一边想,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她在梦里也不是没梦到过哪一天就搬到1号楼,倒个水上个厕所走两级楼梯交本作业都能和某些人偶遇,再不经意的撞他一撞,从此擦出爱的火花。

 

幻想归幻想,实际这一天来的太快太猝不及防。

猝不及防到楚云秀故作寻常的路过张新杰,故作正经的目不斜视,最后恋恋不舍要上楼的时候,清清冷冷的男声就突然在她背后响起:“同学。”

 

楚云秀回头,晨见的光刚刚好好的投下来,透过张新杰的身形斑驳的落在她额间发上,一颗小心脏里的幼鹿横冲直撞,就要冲破胸膛。

楚云秀十分镇定的睨他一眼:“什么事?”

 

“你没戴校徽。”

 

 

 

升旗仪式举行之前楚云秀给好友说了这段,苏沐橙笑到前仰后翻,差点从猢狲架上滚下去。

等苏沐橙擦擦眼泪终于缓过来,她问楚云秀:“他扣你分了吗?”

 

楚云秀垂头丧气:“没有。”

 

“他问你哪个班的了吗?叫什么名字了吗?”

“没有。”

“那他和你说了什么?”

“没有。”

“嗯,把你拦下来以后有没有发生什么?”

楚云秀把头埋进交叉的臂弯里:“什么也没有。”

 

苏沐橙眨巴眨巴眼:“不会吧,奶爸查的可严了。小戴说上次她没佩萧山的校徽,就被他拦下来记名字,还扣了两分素质评价分呢!”

 

楚云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今日穿搭,吊带短裙,长袖的秋季校服绑在细瘦的腰上,卷发散落开披着肩,好一个鲜衣怒马、潇洒落拓……的标准不良少女。

原先她在3号楼上课,3号楼的风纪委员本身就是个浑水摸鱼的主,压根不管这些事儿,轮到张新杰这里,若是正正经经追究起来,至少开张处罚单不是问题。

 

楚云秀偏头看远处的桃红柳绿,连叹时也命也,一天之内感情之路可谓大起大落,心碎道:“他那样的三好学生,可能连话都不想和我说吧…”

 

还来不及正式挥别这段胎死腹中的暗恋,教学楼里就黑压压涌出一片人。

 

开学典礼兼升旗仪式的铃声打的惊天响,楚云秀不情不愿的穿好校服扎起高马尾,又不情不愿的挪上领操台,最后不情不愿的挽起手里的折好的橡胶绳,心中暗道今天一面就是最后一面,那一句话就是最后一话,从此见面皆路人甲乙丙丁,绝不自比电视剧小说的言情剧目,再妄自臆想和他的种种。

 

望着台底下逐渐聚集的学生老师们,楚云秀的思绪骤然起飞,正翩飞到时下热播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中女主和旧日恋人分手以后,活的自由自在的最新一集剧情,被她当了五年男一号的某位张姓选手就从天而降,堪堪站在她面前,视线一对,距离近的有几分暧昧。

 

楚云秀后跳两步,大惊:“我靠!”

 

她身旁的苏沐橙正在和组织部部长喻文州交接一些新学期的事宜,闻言转过头,看到张新杰也是一愣:“张副会长?有什么事…诶,难道今年开始的升旗仪式是你主持吗?”

 

张新杰点头致意:“嗯,韩文清学长毕业了。”

 

苏沐橙‘哦’了两声,眼尖的瞥到他手里握了个什么玩意儿,那架势也不像是要上台主持的,现在离正式开始还差一截呢,反而倒像是要找谁说话的。

她眼珠一转,立刻道:“诶呀!我校徽没带!部长,帮我去借一个吧?”拽着喻文州离开之前还偷扯了扯楚云秀的衣袖,朝她比了个‘去去就回,你加油哦’的口型。

 

楚云秀心想你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校徽就在你胸口别着呢!我才是没有的那个!

 

她下意识的低头想瞄一眼那空荡荡的衣襟,却看到张新杰伸过来的手,停在她胸前五公分,指关节凹凸分明,掌心里摆了个萧山的校徽。

楚云秀脸有些烧:“你干嘛啊?”

 

“今天有教育部检查,升旗手必须佩带校徽。”张新杰的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得,尚且没时间搞浮想联翩,就被一句话扼死怀中,原来是有大检查。

 

“哦,谢了啊,”楚云秀接过来,食指指尖碰到掌心,是炙热的触感,跟她心底的冰凉完美反衬,“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张新杰问。

 

楚云秀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打断,惊觉自己差点就要说出心里话,脸上又烧了几分,脑海里飞速打起小算盘,今天涂了七层粉了应该看不出吧?会不会认为这是腮红?张新杰不会觉得她妆太浓了吧?去年那个表白被拒的A班小兄弟从中作梗,大肆宣扬过她蛮横泼妇之类的胡话,张新杰是不是也信了呀?

 

愈想愈丧气,一腔少女心早就被他给踩得干干净净了,现在来问以为什么,让她想这些那些,又有什么用?想来她要是被拦下来扣两分也不至于那么伤怀,至少他能知道她的名字了。

反而倒是那种无视和无动于衷使她觉得完蛋,张新杰是不是心里这么多年来都把她当做隔壁楼的女魔头看待,又或者干脆不记得她这个人?

 

总而言之,张新杰看得上的类型,说什么也不会是她这一挂的吧。

楚云秀木着一张脸,管她内里如何,表面却总是意气飞扬的很,连温香软玉的少女情怀,都覆上满满的不羁之风,在他面前装模作样有什么用呢?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得了,从今以后也不必再谨慎克己。

 

“没什么,看您这个架势,还以为副会长要把校服衬衫的第二颗纽扣送给我呢~”

“你想要?”张新杰问。

“嗯。”楚云秀点头。

 

张新杰投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好。”

 

楚云秀努力维持的面色瞬间崩盘。

 

 

 

在那之后她都不知道自己升了个什么玩意儿,只听得张新杰冷冷的声音的透过麦克风荡了三四层,台下一片都是高糊马赛克,能看到的只有一个人略略偏移的背影。

 

等升旗仪式结束,楚云秀把橡胶绳乱系一通,结都打错两个。

苏沐橙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没事。”她回答生硬。

 

 

 

开学的前几个月忙的不行,高三的上课选修、报名填考、模拟测验多不胜数,楚云秀镇定的应付过来,成绩是没见下滑,就是一得了空总要天人交战,回忆一下那个闷热的上午,和那一句不明意味的‘好’。

 

她那点小心思不显山露水需要点本事,结果还是破功于好友苏沐橙的恋爱消息。

 

准确来说不能叫恋爱消息,以前早就有人传萧山第一美女,校花苏沐橙有个校外男友,长的白白净净的,却是二十几岁的样子,但苏沐橙被人问起来总是笑靥如花的,不反驳也不承认,楚云秀也就当他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毕竟苏沐橙那样好的外貌,那样好的脾性,有人喜欢也就有人妒忌,细碎的流言总是绵绵不断绝。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她确实真真切切看见她周五放学上了个男人的自行车,脚踏一踩,一阵风似的没了。

 

等再回寝室的时候,楚云秀假意揪她的脸蛋:“啊,好你个苏沐橙,背着我偷偷找野男人是吧!”

 

苏沐橙一双杏眼水波流转:“秀秀…”

 

楚云秀龇牙咧嘴:“老实交代!上周五那个,送你回家的,是谁啊!”

 

苏沐橙笑道:“啊?那是我哥哥呀,你见过的?”

 

楚云秀好好回想了一下她那个叫苏沐秋的哥哥,上次见面大概是穿开裆裤的时候了。又记起骑自行车的男人一头明晃晃的橙发,和苏沐橙如出一辙,只得悻悻道:“要死,我给忘了,还以为你背着我先恋爱了呢。”

 

“嘿嘿,”苏沐橙吐了吐舌头,“秀秀,‘先’是什么意思呀?”

楚云秀:“我去吃饭。”

苏沐橙一把拽住她:“不是吧!你和奶爸还真有后续呀!”

 

耐不住苏沐橙撒娇式的软磨硬泡,楚云秀终于是要把那天的前因后果给说出来了,结果前因刚说没两句就遇上学校的宿舍大检查,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把各种违禁物品偷偷藏起来,各自上床了。

 

第二天起来,从寝室走到教学楼的路上,楚云秀挽着女友的胳膊:“放学见。”

 

苏沐橙:“秀秀,我放学约了人诶。”

楚云秀警觉道:“谁啊?”

苏沐橙耸耸肩:“是哥哥的朋友啦。”

 

楚云秀‘哦’了一声,苏沐橙没有父母,只有那个哥哥。而他游戏打的极好,时下流行的那款《荣耀》更是玩儿的风生水起,名头渐盛,就接些代打代工的活儿,苏沐橙算是半个中间人,有空了就帮他谈几笔生意,也算是补贴家用。

 

楚云秀想了想:“那就一起吧,也别太晚了,到时候我陪你回来。”

苏沐橙举起双手欢呼:“好~”

 

 

 

这一天和张新杰打了十四五回照面,过的格外快。

说来也怪,最近楚云秀偶遇张新杰的次数愈发的多,有时候面对面了,还会有一搭没一搭说些话,都是些‘王老师在吗’‘我找一下你们班体委’这种没意义的问答。

 

一出教学楼的大门,楚云秀就看到那边模糊夜光下窈窕的身影,旁边还站着一个家伙,一点红光在那一闪一熄。

窈窕的那个身影朝她这边挥了挥手,楚云秀提了提包,快步跑了上去。

 

“老叶?怎么是你!?”楚云秀也不和苏沐橙打招呼,倒是斜视了叼着烟的某个人一眼。

“听说楚同学心有疑虑的样子,不知道是否需要老师的指点呢?”叶修说。

“烟给一根!”楚云秀没好气的说。

叶修也没迟疑,掏烟,递上,跟着很到位地点了火凑上去。楚云秀接烟,点着,动作也不是很生疏。

“去3号楼天台吧!”楚云秀吸了一口烟后,说道。

 

3号楼的天台是个偏僻,小铁门门口用铁环虚掩着,她熟门熟路的解开又推门。

说是说天台,其实就是个空阔的平台,也看不到下边儿,只是清清静静的,躲起来抽烟或者干些违法违纪的事情,倒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气质就很符合她两身边这个‘老叶’。

其实叶修是萧山高级的老师,本职是教语文的,是理科A班的班主任,但是其他班老师有个什么事假病假的,叶修倒是什么课都能代,什么课都上的挺好,楚云秀原先被他教过两次,还挺佩服他的。

 

结果某个考试失利的午后她偷偷钻到小花园里抽烟,就看见叶修也在那儿,两人面面相觑,一个指间夹烟,一个嘴里叼烟。

楚云秀看见了老师,下意识掉头就跑,叶修却遥遥的喊住她:“楚同学,借个火啊。”

 

两个人也算认识了,才知道这叶老师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遵守萧山‘十八禁’规矩的老师,没课的时候还翻墙出去打荣耀,或者蹲在小花园里抽两根。

不借火不相识,楚云秀后来就喊他‘老叶’了。当然,人前还是规规矩矩的喊‘叶老师好’。

 

“他就是你哥哥的朋友?”楚云秀开口了。

“你和张新杰怎么了?”叶修没答,倒是一点儿不客气,把话切主题去了。

楚云秀问:“你关心这个做什么?”

“我关心我们班班长的感情生活啊,”叶修把两手一摊,笑说,“必要的时候搞搞文理班联谊也不错。”

 

楚云秀白他一眼,花了半个小时终于是说清楚了,末了又道,“其实要原来那样也挺好的,他不喜欢我就不喜欢我呗,也不必像现在日日煎熬,掰着四叶草算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等我考个别地儿的大学,终究是要忘了他的。”

 

苏沐橙拖着腮帮子想着什么:“唔…那我觉得H大和S大都不错呢!”

楚云秀立刻换上一副星星眼:“我想考Q大!X大也不错!听说X大食堂的酸辣粉特别好吃!”

 

叶修适时接话:“巧了,X市出生的我们新杰也想考Q大。”

楚云秀立刻把两手相拱,作了一揖:“打扰了,楚某就此别过。”

 

苏沐橙捶桌狂笑,笑的花枝乱颤还不忘拉住楚云秀,说话时气息不稳:“别呀秀秀,你往好了想!说不定…奶爸他不知道第二颗衬衫纽扣的意思呢?”

 

“怎么可能,平常电视剧和小说总该看的吧?”楚云秀看了一眼叶修,“你知道吗?”

 

叶修叼着烟点点头:“第二颗纽扣是吧?略懂,不过也是跟着别人耳濡目染的。”

苏沐橙的耳尖迅速红了一点。

 

 

 

三个人在天台有说有笑了好一会儿,楚云秀觉得气氛有些微妙,怎么她的好友和她的老师明明应该是初次见面,上下句之间却无缝衔接,玩她不知道的梗玩儿的不亦乐乎,言辞甚至还有七分相似。

 

她正这么觉得呢,更微妙的人就出现在天台上了——去年给她表白被拒的A班小兄弟…的大哥。

小兄弟现在已经不是小兄弟了,自从他认了大哥以后可谓逆天改命,变成了高三一霸的王牌跟班。

 

高三一霸的名字楚云秀也从来没记得过,一个年级好几百人呢,还是代号方便点。反正高三一霸是个富二代花花公子,仗着有权有势像螃蟹一样横着走,风流感情史能浩浩荡荡写满一本辞海,前女友多不胜数,高三的时候转来萧山,只是为了追某一位因家庭情况而转学的校花。

 

楚云秀那么记着,也就那么说出口,给人家打招呼的词连个名字也没有,还赤裸裸的戳中了人家痛处。

高三一霸心里苦,那鬼他妈知道萧山高级中学还分成南校区和北校区,中间差了个银河系,远的没边,那年校花转去了北区,他来了南区,从此牛郎织女,隔海相望,还没人给搭鹊桥。

 

不过他觉得也不是太亏,毕竟这学校美女更多更漂亮,高三有个苏沐橙有个楚云秀,低年级的还有戴妍琦柳非唐柔陈果舒可欣舒可怡云云。

他从楚云秀手里接过一根烟叼在嘴里,看也没看旁边的叶修和苏沐橙,自比玛丽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男神降临,猛一下把楚云秀咚在大理石的墙沿上:“B班的楚云秀是吧?我看你五行缺我,要不要做我女朋友给补补。”

 

楚云秀猝不及防被他一推,背砸到刺骨坚硬的墙面,面前是云雾缭绕的二手烟,心想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什么五行缺我,五行缺德还差不多。

 

正准备发作,先前挡紧了的铁门突然被踢开,张新杰冷着一张脸:“你们在干什么?”

 

 

 

楚云秀大脑当机,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忘了七七八八。

好像是她下意识想甩锅给叶修,结果回头看的时候他手里空空如也,脸上写满什么都不知道的天真烂漫,也好像张新杰沉声说‘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又好像她在路上猛踹了高三一霸两脚。

 

不太真实。但是记得的部分更加如梦似幻。

张新杰把她和高三一霸领进学生会的办公室,开始在抽屉里找违纪单。

 

高三一霸挑着眉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新杰也挑着眉答:“你是谁?”

高三一霸语噎:“…我爹可是副校长…”

张新杰说:“哦,那你是谁?”

 

高三一霸干脆报了班级名字,抱着胳膊横看他。

张新杰不紧不慢的撕下单面的违纪单,不紧不慢的写上他的名字,不紧不慢的说了句‘谢谢配合’。

 

楚云秀没见过张新杰那样的做派,她早就在搬到401以后动用私权更换了一百次座位,只为上课时候通过两个对门的缝隙偷窥他记笔记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他仍然冷峻的眉眼竟然还带一丝一点的调侃意味,简直帅的没边。

然而等高三一霸气哼哼的甩了狠话离开,任凭张新杰这套精准COMBO再击中她心坎里,她还是得乖乖领处分。罚单事小,败坏她在张新杰心目中的形象事大。

 

虽然可能本身也没什么大好形象可言。

 

楚云秀还没跟张新杰整坦白从宽,下跪求饶那一套,他先开口:“文科B班班长楚云秀,校内严令禁止吸烟,你不知道吗?”

楚云秀登时结巴:“知、知道啊。”

张新杰逼近她一点,用食指关节轻敲桌面:“那你是明知故犯?”

 

楚云秀还处在他精确无误的报出了自己名字的震惊中无法平复,这谁能想得到他都知道的这么清楚?他以往从未喊过她,简直一点痕迹都没有。

 

她垂下眸,轻声道:“期中的数学考太差,借烟消愁。”

也不算完全的谎话,她向来不擅长理科的,数学是薄弱项。

 

张新杰又开始在抽屉里摸索,楚云秀认命的闭眼伸手,结果到手的触感不太对,圆滚滚的,不像纸质的违纪单,倒像个球。

楚云秀偷偷睁开半边眼,入帘是两颗青绿色的薄荷糖。

 

张新杰没给她提问的机会,笔和小本子压在手心里写写划划:“放学有空吗?”

楚云秀再次懵圈:“有啊,每天都有。”

张新杰点点头:“那每周三、四的五点四十五分,在综合楼地下一层图书馆,我给你补习数学。”

 

 

 

之后的日子就过的相当旖旎了。

 

经常有人看见平时放了学就翘着二郎腿在猢狲架上喝冰奶茶,经常还会和男生一起打篮球的楚云秀,每周都有那么两天,长卷发挽成高高一束,规规矩矩穿了校服别校徽,抱着一沓书进出图书馆。

向来不羁的楚云秀同学变身乖乖女,是高年级部的奇闻轶事一件。

 

楚云秀觉得张新杰真是神奇,平常死活连不出来的辅助线,到了张新杰那里,提点一二就立刻学会,从此题路一帆风顺,五三刷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张新杰觉得楚云秀真是神奇,本来垫底拖后腿的那一门数学,他辅导了小半个学期,在一模的时候骤然超越八十多人,三门总成绩堪堪和他比肩。

 

张新杰皱着眉算她120+的数学卷子,不解道:“你原来数学真的功底不好吗?”

楚云秀俯身用肘关节撑在膝盖上,笑起来十一分狡黠:“嗯嗯,都是张老师教的好~”

 

张新杰把图书馆的转椅滑远半米:“继续保持。”

 

 

 

等沉浸题海的寒假过去,楚云秀和张新杰的关系与日俱佳,一开始楚云秀还装模作样的发短信给他问“张副会长,什么时候出来教我数学啊?”,开了学就变成“张新杰,我迟到五分钟!”,最后隔着大半个食堂喊“奶爸,这里这里!”

 

张新杰一脸黑线的端着盘子走过来。

 

方锐不解:“楚姐姐,咱已经坐满了。”

一桌四个位置,楚云秀,苏沐橙,方锐,乔一帆,正好。

 

苏沐橙闻言立刻起身:“我吃完啦~听说今天教师餐能打瓜子还不限量,秀秀,我先去看看。”

乔一帆挠挠头:“那个,我去倒水…学长学姐再见。”

方锐抬筷子:“来来来,楚姐姐,我们继续吃。”

 

“继续你妹,”楚云秀从底下踢他凳子,“给老娘起开!”

 

张新杰走过来把两碗酸辣粉摆在桌上,坐到方锐旁边。

 

方锐苦着一张脸:“楚姐姐,你就为了一碗酸辣粉就要赶我走。”

楚云秀笑盈盈的指了指他背后:“说什么呢,你看看,张佳乐今个儿偷偷叫了外卖,老林招呼你过去吃炸鸡腿呢!”

 

等方锐兴高采烈的找人去了,楚云秀立刻一屁股挪到张新杰对面的座位:“怎么是这家的酸辣粉呀,我上次被酸到掉牙!一点儿也不好吃!”

 

张新杰拿过醋瓶,又拎了个调羹:“你醋加太多了,十分之七勺就够了。”

 

楚云秀一边说他有毒,哪儿有人倒调料用几分之几勺,一边耐心的看他往她面前的碗里加醋,酸辣粉上浮了一层厚厚的红油,竖躺着两根尖椒,倒影模模糊糊,楚云秀低头嗦粉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一只摇着耳朵的小狗狗。

 

那奶爸算不算大猫猫?楚云秀撩起碎发别到耳后,抬头偷窥进食中的大猫猫。

 

楚云秀被辣红了眼眶,看他的那一瞥泪莹莹的,似有镜光流转,腮间绯红一片。等她哈着气嗦完了自己的那份还觉得不过瘾,大摇大摆的伸筷子夹张新杰碗里的,天不冷,食堂也开足了暖气,她把衣领随意的扯了扯,白玉一般的锁骨就扣在某个人眼前。

 

要不是张新杰贯彻食不言寝不语坐不换位吃不留盘的人生信条,他可能就会立刻结束这顿午餐。

 

 

 

拍毕业照那一天上午是运动会,在萧山的规矩里,地点选在市郊的J工大。

 

苏沐橙是主持人,难得的化了精致妆容,着红色的礼服踩七厘米高跟鞋,曳地的裙裤飞扬在风中,美的不可方物。

楚云秀外边儿还是套着萧山的校服,却提前染好了金色的发,擦着正红色的唇釉,一颦一笑顾盼生辉,还有两分难以名状的妖冶。

 

从J大校门口走到大礼堂五分钟的路程,两个人手挽着手,轮流被搭讪了一百次。

楚云秀笑嘻嘻的给女友抛媚眼:“刚才问你要微信号的小哥哥不错,长得像《恶作剧之吻》里的江直树,你考虑不考虑?”

 

苏沐橙不甘示弱:“你看那个人,也很像奶爸诶!”

 

楚云秀顺着视线看过去,果然路边站了个七分神似张新杰的方框眼镜男,她一怔,转而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跟你说,理工男都一样情商低。”

“好像有些人还是喜欢的死去活来?”

“咳,他是例外,”楚云秀眼神打飘,“他特别特别低,低的特别。”

 

苏沐橙乐不可支:“秀秀,你和奶爸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没——”

刚给出半个音节,黄少天一阵风似的奔过她俩,又在几米开外打了个急刹车。

 

“苏妹子楚妹子!!终于找到你们啦!!会长找我去放PPT,周泽楷和小江也走不开!!能不能帮我去侧厅拿一下衣服嘛!!”黄少天朝她们挥手。

 

楚云秀:“没空!没看你苏姐姐赶着去礼堂。”

 

“我靠我靠我靠!楚姐姐,救救我!!我帮你抄每周总结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吧!我出场费可是很贵的等一下等会儿没人切背景苏妹子不好主持啊!!!就帮我找一下西装外套嘛,黑色的XL码!!”

 

楚云秀看着他两颗小虎牙一隐一现,可爱的不行,便摆摆手:“行行行,知道了。”

 

 

 

一转弯便是侧厅,静悄悄的没有人,凳子上挂了许多件西装外套。

 

楚云秀花了好久的劲儿才翻出来黑色的XL码,提起来一看,放在最底下那件工工整整的,连领口都折好摆正,她细细再一看,藏青色XL码。

得,只能是张新杰的了。反正也是顺手,一起给带过去吧。

 

楚云秀抱着两件衣服,黄少天那件在下,张新杰那件在上,即使不穿也系好最上面那颗纽扣。

 

西装上似有清淡木香调,散着和它主人一样的禁欲气质,使她觉得好像被张新杰从背后环抱着一样,心尖酥麻难以言说,走马灯似的过起了她和他之间的种种。

 

在楚云秀看来,十八岁以后的第一个升旗仪式简直是她暗恋生涯的分水岭,在那以前她和张新杰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还得是单方面的,但是那天以后却有了瀑布横飞一样的进展,直至今日携手进退,就要共同奔赴高考这片战场。

 

她的思绪开小差,不知怎的就忆起前天刚完结的古装剧,心下一片感伤。男主演是她最喜欢的新生代演技派小鲜肉,最后一集却战死沙场。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军中帐里人来人往,低声的抽泣淹了一地,白袍战甲染了红,他费尽全力抬起手来抚摸女主的鬓发:“当初是你求着要嫁给我,如今我求你,嫁个好人家。”

 

楚云秀登时就哭成泪人,又觉得接受不能,一边暗骂编剧的隐藏发刀技能真实令人发指,一边患得患失的感叹女追男真是隔层纱,古人诚不欺我,本来开玩笑提点的第二颗纽扣变成她和张新杰之间破冰的伊始,虽然她之后酱酱酿酿的明示暗示,某个人仍有如磐石不移。

也罢。至少他在高三这一年里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

 

她又不可抑制的设想,是不是任何一个人主动向张新杰开口讨要那颗纽扣,他都会答应呢?是不是有个人在她之前作出行动,这一刻提起张新杰就不再是理科A班的学生会长张新杰,不再是和楚云秀传校园绯闻的奶爸,而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张新杰呢?

 

楚云秀甩甩头,想甩去那些无谓的纠结。卷发落在她胳膊上有些痒,腾不出手去整理,就好像她和张新杰之间的丝丝缕缕,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在忙碌的高三生活里,有的只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期。

她甚至不确定对于张新杰来说这是不是同学情谊的一种。

 

 

 

侧厅的空调打的极低,估计只有十六七度的样子。

四周都是冷飕飕的,楚云秀抱着两件衣服,正准备跨出侧厅的门,二楼就遥遥传来她熟悉的声音。

 

“你呢?”是叶修懒懒的烟嗓,“你也打算等到毕业?”

“嗯,让叶老师操心了,我会把握好分寸。”张新杰。

“得嘞。”

 

楚云秀一个扭头拐回去,靠在墙边探出半个脑袋搞偷窥。叶修今天也难能穿的人模狗样儿,西装革履,却在那叼着烟扯领带,活像个斯文败类、地痞流氓。

张新杰似有所启发:“叶老师,你有美工刀吗?”

 

叶修递过去:“要这做什么?”

“突然想起来,秀秀之前问我要过……好像是衬衫第二颗纽扣。”

叶修挑眉:“这玩意儿要等到毕业才给吧。”

张新杰不解:“为什么?”

叶修有些惊讶:“你不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什么?”张新杰一愣,随后扶了扶黑边儿的方框眼镜,“这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有啊,”叶修慢条斯理的掐灭了烟,勾了勾唇,悠悠道,“我也是听沐橙说的,衬衫的第二颗纽扣,只能送给心上人。哟嘿,你看,说曹操曹操到——”

 

张新杰顺着他倾斜的视线回过头。

 

楼上楼下,十二级台阶的距离,他看见了身披男士西装外套,穿烟青色礼服的长卷发姑娘。

 

四目相对,天地沉寂。



END



📎归档持续更新中 ←

评论 ( 14 )
热度 ( 224 )

© 清歌休不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