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含糖小甜饼量贩商。


♠️主BG|YN 随心随性♠️

♠️凡尘俗欲 饮食男女♠️





- 微博@安梓QwQ -

- 画风瞬息万变 观看感谢 -

「叶橙」黑道风云之叶老大的第一宠妃

*内含CP叶橙,非正经黑白两道AU,较为精简,多数片段。

*本来只是想写两个片段,写着写着给补完了,OOC/BUG可能比较多,双倍致歉,观看感谢。

 

 

 

 

苏沐橙隐在楼和楼折角的阴影里,嵌入式多功能耳麦放着电子提示音。

 

根据精测,再往前走七步就会进入狙击枪射程,那人只需要抬一格枪身作瞄准,她就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1

 

苏沐橙打开手机给好友楚云秀发消息:“秀秀,我觉得我可能要被搞了。”

可能要被搞了是她们这一行的行话,大约能发生的情境就是现在这样,苏沐橙疾步匆匆,刚发出消息,一抬头,就对上个高大的金长发男子。

 

他笑的纯真:“苏姐姐,找到你啦!”手里却提着一根经特殊加固的棒球棍,看似随意捆在腰间的长袖里插了两把小匕首。

 

苏沐橙冷静道:“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他拉住她:“别呀,我家老大想请你去喝茶。”

 

她心里太清楚他说的老大是谁,传说中H市叱咤风云纵横黑白两道的叶哥,极其擅长黑切黑的兴欣赌场幕后操控人。

叶哥的故事她是知道一些的,但是见也只远远的见过两次,一次是帮着她哥哥苏沐秋贩卖军火,孤身持着写满暗号密码的出货单等在天桥下面,前来交易的就是他这位小弟。

 

包子研究了半天打着苏氏军火LOGO的自研狙击步枪,眉眼英挺,面部表情却天真无邪:“小姐姐,老大问你这个东西能装消音管吗?”

 

“可以呀。”苏沐橙在单子的‘叶修’那一栏上打了钩,然后看了一眼远处反着光的车,有个男人靠在车门上抽烟,黑衣黑发黑色的博莱塔92F别在裤腰带上。

 

叶修?长的白净,但有钱有势、不好招惹,是第一印象。

 

另一次是她从学校里出来,做地下生意的,谁明面上没个正经活儿干,就好像叶修说自己是开赌场的,她白天的身份也不过区区一位学生。

H高女学生苏沐橙背着一包她哥哥新寄回国的长枪短炮零件,笑靥如花的跟同学挥手告别,笑靥如花的踏上中间人的机车,急速行驶生起呼啸的风,她从头盔的缝隙里瞥到叼着烟的男人站在学校侧门和她的班主任说着什么。

 

叶修?那她摊上事儿了,是第二印象。

 

苏沐橙跟着包子在H市黑漆漆的无人区弯弯拐拐,四周一片无声沉寂,只有包子时不时爆出两句没头脑的话。

 

说的有夸她漂亮的,有说她哥哥打造枪械的功夫真厉害的,更多的是说叶修。

 

苏沐橙不应承,也不附和,心想若是卖卖地下军火也能和这种人结上梁子,可谓时也命也,想她哥出逃国外这段时间里,她也就安安稳稳做点小生意,这回被请喝茶也不知是个什么原因,或许这叶修本就是七年前追杀她哥哥的仇家?或许这惨无人道之名盛传的叶修只是杀心顿起,找人试刀?

但苏沐橙明白,她现在国内无依无靠,一旦真有点事,十成九是个死无全尸。

 

她越想越汗毛倒立,表情倒是不动如山,只是趁前边儿人不注意,隐隐伸手把藏在裙下腿环里迷你的淬毒小刀提了两分。

等下若是他要逼着她做些不可言喻的事,她定然自我了结。

 

若真那样,便要苦了儿时玩伴楚云秀,她在女子警校里读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封闭期得有三百天,摸不着手机见不到人,出来若是收到苏沐橙这样的消息,恐怕会疯一样的找她。

 

苏沐橙小心翼翼地问:“我能给哥哥和朋友打个电话吗?”她生怕这位小弟觉得她是要搬救兵。

 

包子大大咧咧的挥手,而后又问:“当然可以啊!苏姐姐,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就要告诉别人你也要来做老大的小跟班了吗?不过这样以后你就要叫我包子哥哥啦!”

 

2

 

苏沐橙一口水喷出来:“您说什么?”

 

叶修抬手又是一枪命中靶心,弹孔留下的痕迹是完美的圆,像是镶嵌在10环里的11环。

“别用‘您’,我说,考虑不考虑来兴欣赌场做经理?”他好整以暇的换上新弹匣。

 

苏沐橙沉浸在震惊里:“据我所知,兴欣赌场现在有个经理?也是一直跟在…你身边的,厉害的紧,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砸场子事件都是他出面解决的。”

 

叶修道:“你倒是知道的多,他退休了。”

 

包子突然从靶场以外探头探脑:“老大,苏姐姐说她只想做你的女人,不做你的小弟。”

苏沐橙立刻耳烧,包子本就没个准头,说话又那样随意,她当然认他是开玩笑的,恶作剧本性一起,也就打着趣道‘要做也要做老大的女人’,说来语气还有一种慷慨奔赴处决场之前的潇洒。

 

叶修哪里知道,他意味深长的看着苏沐橙。

 

苏沐橙耳尖烧到腮帮子,腮帮子又红回耳朵根,再被他灼热的视线一盯,自认十分有觉悟的开口:“兴欣赌场的经理人对嘛?请告诉我需要做些什么吧。”

 

叶修故作漫不经心:“你也不是不能…”

 

苏沐橙立刻蹭到他身后,一只手摸出他腰间的枪,另一只手接过去对着人形靶砰砰两枪:“作为新任赌场当家,我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叶修不记得那两枪打的如何,只记得她的长发拂在他颈上的触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么?

 

3

 

兴欣的前半截是个赌场,后半截是买卖的黑市。

进门的都得先买两打筹码,12g的是进赌场的,40g的是进黑市来的,行话叫门票,门票和黑市里买卖的东西都是不能退货的,这是兴欣的规矩,但是总有那么些恃势而骄的、或者是霸道横行的,非得跟你闹上那么一闹,所以赌场才需要‘经理’。

 

说白了也就是解决是是非非的当家者。

 

因此叱咤风云纵横黑白两道的叶老大给兴欣换了个女当家,简直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各道的奇闻一件。

 

苏沐橙倒是不在意,先不说这工作包吃包住有人照拂,她这每天上班就是吃喝玩乐装模作样的巡查两下,光凭温柔甜美的模样就能镇住场,干这一行的戾气深,谁都气势汹汹的,见着漂亮姑娘容易没脾气。她未摊上过任何事儿不说,若有人敢心怀鬼胎的看她一眼,都立刻窜出十七八个叶修的手下来,直接把人驾着出去。

 

一年半多了,她觉得自己愈来愈像在线发牌的美女荷官,拼配开枪都手生的厉害。

 

苏沐橙本身也是不擅长近战的,万幸踏足黑白两道以来皆在夹缝悬崖里生存,从未得罪过任何雇主买家,当她以为自己即将败在叶修这地儿的时候,剧情竟然一百八十度拐弯,她只得立刻自证功夫。

 

她很擅长打远程策应,枪术很好,不够应付最上乘的,一般人也绝不能奈她何。所以那一天,是两个10环。

 

苏沐橙正玩着手里的一打看刻着数字十的筹码开小差,大门口进来个人,西转穿的笔挺,面无阴晴:“40g烫金筹,质量不好,退货。”

 

苏沐橙一抬头,立刻警铃大作。

来人身后的那一位,是八年以前,出现在她和她哥哥家门口的那个黑衣人,一张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那样的脸。

 

她哥哥当年以假死骗过仇家,避在外国继续埋头搞研究,等到苏沐秋被杀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她才没几岁。黑切黑有不成文的规矩,一般绝不连累他人。

 

但是既然这人再找上门来… 苏沐橙额间沁出冷汗。

“先生,我们这里不接受退货。”

 

“你新来的?不懂规矩。”那人话音刚落,冰冷的枪口就对上了苏沐橙的眉心。

 

苏沐橙笑靥如花:“这就是规矩。”

四周是把枪上膛的声音,冰冷的枪口向她用力推了推,眉心生疼,她仍笑着。

 

4

 

黑衣人不知缘何因由,在持绝对优势的对峙以后竟是主动放下枪走了,苏沐橙知道绝对不是因为她的笑而感化了,因她的笑想起了昔日仇敌、回去做准备工作还差不多。

 

那一日叶修出外工作,姗姗来迟:“沐橙,你没事吧?”

 

苏沐橙咬着下唇不想徒增他的麻烦,结果方锐倒是嘴快,一五一十招来,叶修查阅赌场录像以后得出结论:这人也是他还在念警校时候的手下败将。

 

苏沐橙好奇的问:“你还念过警校?”

 

叶修抬眸:“很奇怪吗?对面霸图号称辣手摧花的张新杰以前还是我们队军医呢。”

 

苏沐橙瞪圆眼睛:“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叶修说:“我有个弟弟,叫叶秋…”

 

苏沐橙打断:“这个我知道啦。”

 

叶修想了想:“…我老家有只狗,叫小点…”

 

苏沐橙掏出手机给他看图:“是不是这个?”

 

叶修无语:“你哪儿弄来的照片?”

 

苏沐橙笑吟吟的转头:“点心大大~”

 

方锐闻言脚底抹油,一闪身就没影了。

 

苏沐橙又笑吟吟的望回来。

 

叶修觉她一派坚持不懈要追问到底的作态,又看她近在咫尺的杏眼里水波流转,心下蓦地翻起阵阵酥麻难忍。他勾勾唇,修长的手指轻拍了拍胯间鼓囊,恶作剧似的压低嗓音:“那哥这儿的尺寸,不知道了吧?”

 

苏沐橙逃的比方锐还快。

 

5

 

苏沐橙最近电视剧也不追了,瓜子也不磕了,干点什么事儿就要开始开小差,心思打飘。

她又给楚云秀发消息:“我可能爱上我的黑道老板了。”

 

楚云秀正值自由期,秒回消息:你上次还说你要被搞了!

 

苏沐橙:这次是真的!

 

楚云秀:没关系,我还爱过对面男子警校辣手摧花的军医。

 

苏沐橙:张新杰?

 

楚云秀:???我靠,沐沐,你怎么知道的??

 

苏沐橙拍桌狂笑,恨不能立刻穿过屏幕去和好闺蜜八卦这几年来的种种事情,笑到一半她突然收住——叶修和包子正下了楼来。

 

叶修给她打招呼:“起的挺早啊。”

包子说:“大嫂早上好~”

 

苏沐橙一句‘早上好’立时卡壳,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脸涨得红通通,像个做词语联系的小番茄。

 

叶修点头:“行了包子,忙你的吧。”

包荣兴收了指令,兴高采烈的抄起他的棒球棍出门了。

 

叶修坐到苏沐橙旁边来,像模像样的给她沏了杯绿茶:“明天我出个远门,有笔大生意。”

 

苏沐橙点点头:“好。”

 

叶修问:“今个儿怎么不好好练擒拿术,到这儿来了?”

 

苏沐橙不以为然:“无聊嘛,来找你玩儿。”

 

叶修笑:“你赢了,那你遇到贴了脸的对手怎么办?”

 

苏沐橙正咬开一粒变了形的胖核瓜子,说话模糊不清的,噘着嘴:“碗(反)正有李(你)嘛。”

 

叶修看着她嘟起来,红光啧啧的、刷着珊瑚色口红莹润的唇,俯身就亲了下去,离开时舌尖一绞,勾走了她齿间的瓜子仁儿。

 

苏沐橙傻住了:“你干嘛?”

 

叶修挑眉:“磕瓜子啊。”

 

“……” 苏沐橙觉得他这简直就是勾引,这说出去真是丢人,黑白两道的大哥还要调戏小了好几岁的小妹妹,转念一想这人本来就不遵从大哥的基本法则,抽烟喝酒纹身三妻四妾里只占了一样,身边唯二的女色可能就是她和兴欣扫地的阿姨。

 

叶修把瓜子嚼的咔哧响:“味道不错,跟我前几天买的那个牌子一样好。”

 

苏沐橙搞不懂他到底为什么亲她,只知道那一日叶修浑身上下写满无事发生,照旧公事公办,交代好赌场歇业的事情之后拍拍屁股上飞机开溜了。

 

叶修没有手机,苏沐橙再得到叶修消息的时候是三月有余了。

 

消息只有四个字:半路遇袭,苏沐橙立刻一个电话打过去,对方的声音把她的思绪一点一滴牵扯回那个冰冷的午后,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的眉心。

 

“想要叶修的命?十天以内拿苏沐秋和他妹妹的来换。”

 

苏沐橙不知道他从何而知,但她深谙哥哥和叶修都是她无法失去的人。

苏沐橙以往遇见要刁难的叶修的人总是容易暴躁,这次却冷静的可怕,她发动所有能找到的人际关系,叶修以前共事过的亲朋好友,誓要翻遍整个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敌人的尸。

七天七夜,明里暗里杀的人堆起来几乎是古战场一样的流血漂橹,叶修仍然下落不明。

 

第八日苏沐橙把尘封已久的淬毒小刀重新从抽屉底摸出来装好,在一个傍晚独自一人开车赶回兴欣。

这些天和故人打的交道足够多,她已清楚知道哥哥假死那些都是叶修想的办法,他和哥哥曾经是并肩作战的好友,说开了叶修早就从她戴着绿领巾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暗地里助她一臂之力,只不过听她哥哥的保密至今而已。现在她长大了,成年了,独当一面了,不能再跑龙套了,该是她上舞台表演的时候了。

苏沐橙摸出钥匙开兴欣的后门,觉得自己像黑帮片的女主角,找回哥哥为她而打造、以她名字命名的枪炮,然后以身诱敌,最后去救出她的心上人。

 

十天太久,耐心消磨结束,八天刚刚好,战术松懈期。叶修教的。

 

门轰的一声推开,叶修站在落地窗前,背后是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血色残阳,他的衬衫衣襟沾着红,袖口挽起,右手缠着绷带,一端叼在嘴里,极暗之时的光将他的轮廓映出来。

他看了她许久,微微皱眉。

 

这是我爱的人,苏沐橙心想,在不知不觉中注视并陪伴她度过前半段人生的心上人。

叶修在清晨亲吻过她,在雨夜拥抱过她,在正午阳光里光明正大牵过她的手,现在又在黄昏时分给她留下一个如梦似幻的绰约人影。

 

绰约人影虚虚的朝她勾了勾手:“沐橙,过来。”

 

6

 

苏沐橙终于搞懂来龙去脉:“那被他绑走的是谁?”

 

叶修说:“叶秋,我们兄弟俩长得一样,八成是弄错了。”

 

苏沐橙惋惜的问:“救不救?”

 

叶修说:“救,都安排好了,明天一早就去。”

 

苏沐橙诚心诚意的替自己发话:“你居然告诉全兴欣都不告诉我。”

 

叶修用两指的关节敲她的头:“你可是当事人啊。会暴露的,你个笨蛋!”

 

苏沐橙不服:“告诉方点心就不会暴露了吗?”

她想不通,就用电子屏给方锐传简讯,方锐非常快回复:不会,我才不关心他死活。

 

苏沐橙:那你关心什么?

 

方锐:哟,那可有的说了。我比较关心我们叶队的感情生活。老叶还在警校那会儿,包扎打药徒步越野行行状元,现在更是不得了,战矛短剑手里刃样样都会,手枪步枪狙击枪枪枪爆头,你以后再搞军火,那必须指谁卖谁,敢为难你,敢说一个不字,老叶立刻出现。完事苏姐姐你就跟螃蟹似的横着走,干脆H市以后的黑白两道的交易都改卖沐牌独家少女橙色儿的,我第一个收五十把M82A1,再来五十把M200,凑个整!

 

苏沐橙:M200断货啦。

 

方锐: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叶队这么白白净净的对不对?大龄鲜肉那也是鲜肉啊,睡一晚血赚不亏啊苏姐姐。你要是对那个啥生活还有点要求,我用队里同寝同浴多年的情谊向你保证,虽然他单身多年,但那尺寸绝对够劲儿。

 

方锐:苏姐姐,怎么样,考虑不考虑做我们兴欣赌场的大嫂?

 

苏沐橙笑靥如花的把方锐屏蔽了。

 

方锐立刻钻到叶修房间里:“老叶你看,我牺牲了大美女的好友位给你打连击助攻啊,还满意不?我能看老魏女装勾引那孙子了吗?”

 

7

 

苏沐橙隐在楼和楼折角的阴影里,嵌入式多功能耳麦放着电子提示音。

 

根据精测,再往前走七步就会进入狙击枪射程,那人只需要抬一格枪身作瞄准,她就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

 

叶修沉沉的烟嗓响起来,不容置疑:“都记好了,仓库里只有一个人,门口探测到大量高威力爆破性物质,所有人必须等他探头,才能开枪,明白了吗?”

 

“明白。”

 

叶修不急不慢的装填子弹,眯着半边下垂眼估计抬抢所需的十字抛物线。

 

方锐掩着耳麦担忧的问:“真要大嫂去勾引他出来吗?老魏女装不行吗?”

 

魏琛气的要拿枪托敲他的头。

 

叶修把狙击步枪的支架撑在天台上,指着对面仓库七楼的小窗:“就那个地方,只有那里是绝佳的狙击点,他一定会从那里探头。”

 

魏琛说:“这是你的观点?”

 

叶修一腿蹬在窗沿上,把枪杆子斜斜的倾出去一个口,调整好姿势才叼着烟摇头:“这是剧透。”

 

魏琛翻了个白眼,继续研究仓库地图去了。

 

方锐也白他一眼,对着耳麦那头说:“苏姐姐,你放心,小乔就在你背后,地板我们也动过手脚,一有不对…”

 

苏沐橙笑:“没关系啦,我相信他。”

语气里充斥着信任和坚定。

 

叶修把食指扣在扳机上摩擦:“得了,去吧,作势足一点儿,吸引他注意力。”

 

苏沐橙踏出那一步,刚准备说话,又想起对手的谨慎,和自己的身份。

 

她都已经是叶修的女人了,四舍五入就是整个H市叱咤风云纵横黑白两道的大哥的女人,大哥本人帅的人神共愤,十八般武艺全部精通,还评上今年H市的市级三好男友,睡一晚血赚不亏。

而她作为大哥的女人就得有大哥女人的样子,作势诱敌也要符合基本法,不能温温柔柔的说‘对不起打扰了我找一下绑架了叶修的那位’,这样对手死前还得笑话一下。

 

叶老大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她眨眨眼,立刻想到了云秀给她推荐的烂俗言情电视剧《黑道风云之叶老大的第一宠妃》。

 

苏沐橙把一头明晃晃长发别到脑后,深吸一口气以提起声调,笑靥如花道:

“是哪个小王八羔子挟持我男人呀?”

 

一声消音枪闷响,伴随着风声鹤唳,有一个人影从七层楼窗口滚落下来。

 

 

END

 

 

 

 

 

*碎碎念:

非常精简!而且很不正经!写着写着就暴露了我的皮皮本性。

本篇本来只想写两个叶神耍流氓的片段!!但是感觉正常写会OOC…就飞速摸了黑道AU!!并且使叶神和点心大大说点荤♂话自我满足呜呜呜。



📎归档持续更新中 ←

评论 ( 41 )
热度 ( 498 )

© 清歌休不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