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含糖小甜饼量贩商。


♠️主BG|YN 随心随性♠️

♠️凡尘俗欲 饮食男女♠️





- 微博@安梓QwQ -

- 画风瞬息万变 观看感谢 -

「叶橙」一枚S10总冠军戒指的自白

 *内含CP叶橙,视角如题。

*我流皮皮戒慎入,OOC/BUG致歉,观看感谢。

 

 

 


我是一枚第十赛季的总冠军戒指。

 

为了以防万一,我在第八季夏休期的时候就被打造出来了。

人们都说一件瑰宝的诞生要经历最初的情感、稀有的镶嵌、独一无二的造型、精细的打磨,才能成就这一份永恒的承诺,即设计图,雕刻,镶嵌,抛光,检验。

 

不好意思,这些我一样都没有,但是我有九个兄弟姐妹,长的跟我一毛一样,仅有的不同的是我腰上刻着一圈是花体的‘S10’。

 

就是第十赛季的意思。

 

 

 

第一次开箱在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得了,开箱的事儿我倒是记得很清楚。

 

时下最流行的网游叫《荣耀》,一群打职业的少男少女们凑成个荣耀联盟,联盟有个主席,叫冯宪君,冯宪君有个老婆,叫宝宝。

 

隔着一层皮质丝绒面的的戒指盒,我听见她杀气汹汹的问冯宪君:“老冯,你这个小方盒子,要送给哪个小贱婢呀?”

 

我笑到反光。忘了说,我们戒指一族的,表达开心的方式就是发光,特别开心就会发特别的光。

 

冯宪君颤抖着解释:“宝宝,你听我说,这是总冠军戒指!打比赛赢了才给的!”

 

“那我看看,”宝宝把盖子掀起来,那是我第一次见自然光,一男一女两张脸正对着我,“诶呀老公,这个S10的标志……还蛮好看的呀?要不你黑箱给我算了。”

 

冯宪君义正言辞:“不行,这是要给总冠军的。”

 

“总冠军又是你哪个小三呀?”

 

等冯宪君勤勤恳恳哄完老婆,关上戒指盒之前喃喃:今年会是轮回还是兴欣呢?

我心里默念这几个名字,轮回,兴欣。轮回这个名字不错,SAMSARA就更好了,洋气,高大上。

 

 

 

然后第二天我就被拎出去刻字了,痛到我嗷嗷直叫也没人理一下。

刻完以后我低头看看红肿的水桶腰,当场昏厥:兴欣•叶修。

 

我怒骂冯宪君不是人,这战队名字也太土了,土到掉渣,像是楼下随便哪个网吧的名字。

 

然而一个高马尾的漂亮姑娘把我从冯宪君手里接过去了,舞台上一束一束灯光打的晃眼,我被照的头晕,只听见她说:“从挑战赛一路打进总决赛,现在我们站在这里,兴欣!总冠军!”

 

红白相间队服的男男女女们把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簇拥在中间,接起了他滑落的奖杯,又依次和他拥抱。那人的手微微颤抖,额间皆是汗水,一双懒散的下垂眼却盈满真心实意的笑。

我猜他就是我新任的主人,长的白白净净、高高瘦瘦,像个小鲜肉。

 

主持人的麦克风有三层回音,久久飘荡在会场里,迎着人声鼎沸,迎着欢呼喝彩,迎着掌声雷动。

 

“让我们恭喜兴欣,恭喜叶修!这一支童话般的战队,这一位传奇般的人物,从第一赛季打到第十赛季,从嘉世到兴欣!我们描绘过他的轮廓,也目睹过的他的起落,而今天!!他再次向我们展示了荣耀教科书的实力!!6.5秒!!700+APM!!从网游里拉出来的草根俱乐部!问鼎第十赛季总冠军!不忘初心,仅为胜负!!他值得这个冠军!!他也必须是冠军!!!”

 

听者动容。我迫不及待想要了解我的新主人。

 

 

 

我先了解的,还是这个新主人家里TM竟然还有我的大哥二哥和三姐,他们被先前的高马尾女士摆到我身边,齐齐向我点头致意。

 

我大惊:“怎么你们都在?”

 

三姐给我这样那样如是一通说,最后用不存在的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除了打游戏,主人其他地方都不是你想的那样。过几天他就会把你丢在抽屉里,从此你也会像我们一样,变成无人问津的小破圈圈。”

 

我猛男落泪:“谁来救救我啊,我还小,我会发光,我不想做小破圈圈。”

 

 

 

不知道是不是我声嘶力竭的哭泣打动了万能的糊糊神,我竟然没有变成破圈圈,还被一个新的、更好看的鎏金戒指盒给装起来,被主人随身携带。

 

但是有一点是真实的,主人确实不是英俊富贵的小鲜肉,他是个二十八岁大龄烟枪,某些时候损人于一句无形,某些时候还是个高级怂逼。

 

第一千零一次我被烟草味儿呛醒,我发誓我真的想用煤气罐敲爆他的头。

 

两个大老爷们一齐叼着烟,隔着云雾缭绕对我一通端详。

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美眉吗?我伸了个懒腰。

 

“诶,这是比第二三赛季那个做的好看多了啊?”满脸胡茬那个的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我认识,叫魏琛,主人的队友兼高级烟友。

“第二三赛季那两你也没见着啊。”主人嘲讽他。

 

“啥时候求婚啊?”妈耶,这位魏大兄弟的话题转移之生硬尴尬,居然能做到行云流水毫不脸红,令我叹为观止。

 

主人一怔:“我也不知道。”

 

“这个戒指真挺不错的,跟苏妹子一定配,”魏琛把我换了个角度,“老叶你赶紧的,老板娘就等着吃你们喜糖抱小娃娃呢!”

 

主人睨他一眼:“有这空,还不操心一下你自己?”

 

魏琛盼着他那么说呢,马上低头从裤兜里摸出一枚银闪闪带钻的婚戒:“就等你问呢!看看看看!嘿嘿,老子早就把事儿给办咯。某些人也别眼红,至少你这戒指不花钱,白送的,值啊。”

 

主人抬眉:“你说老板娘要是知道你只从三千一百万积蓄里选了个零头给她买求婚戒指,她会怎么样?”

 

魏琛扑通一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嫁到这来,不嫁到这里来……”

 

他手里的戒指瞥了我一眼,高贵冷艳的,还有那么点翻白眼的意思。

我真的很想瞪回去,奈何我比她的标价缺了N个标点符号,她端端正正摆在专柜里,我某宝高仿款十五块五毛一个,还自由刻字,想刻哪个战队刻哪个战队,原创都行。

 

我甚至还缺个女主人。

 

妈的,气。戒仗人势,不要碧莲。

 

被仗的那个抬头问:“你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啊,我都听你说了一赛季了,上周不还说得了总冠军就求婚呢吗?”

 

我的主人叼着烟悠悠的说道:“迟早的事情,急什么。”

 

 

 

好的,迟早的事情,那你每天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偷偷摸摸把我拿出来反反复复看个十七八次是个什么意思?怕我生锈吗主人大大?

 

又为什么要在半夜里把我放在床头睡觉!?连打荣耀都要把我摆在键盘角落里,我都看会了啊喂!?

睡觉睡觉,散人真的没意思,二十四系技能无缝转换,看得我脑阔痛。

 

结果没多久就被摸醒了,主人不知道在和谁聊天,一会儿切游戏界面,一会儿切QQ聊天框。

 

叫‘手残’的说:叶神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微笑]

 

叫‘王大眼’的说:不了解。

 

叫‘轮回翻译机’的说:完全没经验呢,帮您问问明华吧?

 

叫‘真烦’的说:我靠我靠我靠,老叶你问这个干什么???是要求婚吗是吗是吗??

‘真烦’:怎么又撤回了???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真烦’:不过应该也没有关系吧毕竟总冠军戒指那么宝贝的东西!!还是你和苏妹子一起拿的第一个冠军呢!!

‘真烦’:老叶你快出来,别潜水了!!老实交代老实交代!!

 

主人把对话框给叉了,这人备注挺形象。

不过…话说回来,刚谈那个总冠军戒指,是我吧,是我没错吧?

 

这么说来,我还是一挺宝贝的东西呢?是主人和谁一起拿的第一个冠军吗?那这个人对于主人来说,也一定很有意义吧。

 

主人把我放在手心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把我抚摸的金光锃亮。

一双下垂眼就近在眼前,像第十赛季我初见他那样闪着灼灼炙热的光,有笑意,有希冀,也有新添上的忐忑和焦虑。

 

 

 

他把我放回盒子里,接了个语音,语气温柔又耐心,宠溺又关切,大概是在说下周末要回H市,航班号给他报备一下云云。

挂了语音又接了个视频,魏琛那熟悉的大嗓门从耳麦里泄出来,问主人是不是害怕被拒绝,才不敢跟那谁求婚?又或者是因为害羞,所以怂了?

 

主人叼烟冷笑,挑眉说道:“呵呵。”

 

OK,FINE,这两个字真是狂霸酷炫,简短有力。但是能不能请您说一下为什么耳朵尖变成红色了?

 

魏琛毫不气馁,改口胡诌:我看反正苏妹子肯定也同意,你要是不想丢脸,直接把戒指套人手上去呗,就像书里写的霸道总裁那样。

 

主人直接给挂断了。抢了会儿BOSS出门吃饭,把我也带上了。

回来的路上不常用的手机弹出一封邮件,我和IPhone37在兜里面对面。

 

重见天日的时候云色已经昏暗,星辰环抱在头顶上空。他靠在门口的车上点火抽烟,今天难得的没穿常见的羽绒服大衣,而是白衬衫黑西裤,一双长腿倚在门边上,十分引人注目。

 

远处有私家车开进小区,车灯打在他身侧,整个人有如天神一般裹着一圈暖白的光。

他笑的懒洋洋,把求婚的台本试读了一遍。

 

我听到恨不能立刻修仙成人就嫁给他,但是流水的故事情结里有个迷人的姑娘已陪伴他走过十数年时光深长,终于就要在他开口以后笑意盈盈的点头,和他拥抱,和他长吻。

 

我猜那是他设想中的求婚场景,自然而然的剖白心意,也水到渠成的顺利。

 

 

 

我实在太喜欢这个主人了。

我无法评论说他有多面性,在我眼里,无论是职业赛场上他百战百胜意气风发的模样,又或者是现在这样,再或者我尚未知晓的过去,他一贯坚持和秉承的,都还是他自己。

 

就好像明明有些时候羞涩纯情到像十八岁刚刚出道的少年,却又在不经意撩人到骨子里。

 

 

 

后来我回到房间,在桌面上静静呆了很久,直到主人第一次带小姑娘回家。

 

我只看了坐在沙发上的她一眼,就想把自己的金色的脸颊抽的噼里啪啦响。

对不起,主人,我三心二意朝秦暮楚见异思迁,请问一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姑娘?笑起来梨涡浅浅的,还能摄人心魄的那一种?我可以换个主人吗?

 

他从房间里探出头问她:“晚饭吃什么?”

 

“泡面吧。”

 

“怎么还吃那个,不出去吃点?”

 

“唔…好久没吃了嘛。”

 

“得嘞,您稍等。”

 

等一碗香菇炖鸡泡完,小姑娘笑着跟他提起第八赛季某个时间点,主人在网吧前台里打游戏,说‘晚上也吃过一碗泡面’,她就追问‘泡面的人手艺好吗?’

其实醋早就默默喝了半坛子,听到他说‘跟你那碗一样好’才放下心来。

 

他惊:“不是吧你,连唐柔的醋你都吃。”

 

她扁扁嘴:“谁叫兴欣总是不缺美女。”

 

他笑着用两个手指揉她的脸:“现在就剩个你了,放心了吧。”

 

我看着橙发小姑娘的脸蛋儿肉眼可见的飙红,又看着起身倒水的主人。

真是恨铁不成钢,我从土拨鼠尖叫转为高声怒骂,你这么会说,你赶紧TM求婚啊你倒是!?啊!?

 

 

 

之后的故事有点限制级。

 

情起于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不知哪一刻就从蜻蜓点水变成耳鬓厮磨,绵长一吻毕,始作俑者提枪致意。

尚未成年的本戒眼睁睁看着他们从沙发上缠绵悱恻到柔软床沿上,听到主人撕开包装袋的声音,又听到他喘着气说‘沐橙,我好想你’,我才十分不愿意的钻回盒子里。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就在那一日的深夜,我睡得好好的,突然抽屉就被打开,首饰盒盖翻起‘咯哒’声。

 

我腾空而起,迷迷糊糊觉得有些冷,被人抓在手心里的感觉不太好,我抖了两抖,下一秒就套进了纤白柔软的手指,鼻尖似有淡淡橙花香。

 

窗帘合着,四周都是一片黑寂,只有旧主人再躺下翻身引起的‘窸窸窣窣’声。新的主人抬了手,橙色柔软发丝垫在我身下,两个人的温热吐息皆喷洒在我腰环上,使得人很快又昏昏沉沉起来。

 

彻底入梦之前有晨间的阳光透过缝隙恰好的照在我身上,衬的我愈发金光熠熠,一片朦胧里我听见清晰甜美的吐字,柔柔落在耳侧:“我愿意。”

 

 

 

END

 

 

碎碎念:

写这篇的灵感是看到一份调查,大意是很多男性在知道对方100%会答应自己求婚的状况下,仍然会不可抑制的生理性紧张(?),从而把求婚的准备过程拖的很长。

看了觉得很有意思,代入到叶神更有意思了,应该算是老夫老妻相处模式以外的部分。

 

想了想,补一句,结尾部分是知道沐橙没睡的叶&知道叶修要求婚的橙。

大概是色令智昏,令补过程( ///w/// )



📎归档持续更新中 ←

评论 ( 22 )
热度 ( 390 )

© 清歌休不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