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含糖小甜饼量贩商。


♠️主BG|YN 随心随性♠️

♠️凡尘俗欲 饮食男女♠️





- 微博@安梓QwQ -

- 画风瞬息万变 观看感谢 -

「叶橙/妖化PARO」却邪

《拾遗记·卷十·诸名山》——

“昔黄帝伐蚩尤,陈兵于昆吾山。至越王勾践,铸八剑。一名“掩日”,以之指日则光昼暗。金,阴也,阴盛则阳灭。……七名“却邪”,有妖魅者见之则伏。

 

 

*内含伞修橙,CP为叶橙。

*古言妖化PARO,私设脑洞,OOC/BUG致歉,观看感谢。

 

 


一、

苏沐橙是整个女牀山最难泡的妖。

 

不光是放在东方的女牀山,就是放眼整个三道六界妖魅,她也是最好看、而且最难泡的妖。

 

妖呢,化为人形的时候,是第二次出生,多半的妖不够灵气,生来一幅寻常人的模样,而她则批一挂明晃晃的及腰长发,明眸皓齿,笑靥如花,人间有云‘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二、

到了四百岁的妖尚不能完全掌控住本体形态,彼时她也就那么垂着毛绒绒的耳朵踏进妖界大联盟找她哥哥,愣是把在座所有长齐的、没长齐的雄性妖怪都迷了个神魂颠倒。

 

从此首席女妖苏沐橙的名号传了个十里八乡。

 

说她最难泡,也实在有理有据,她那哥哥苏沐秋,寒冰为气,月华为灵,一百岁几乎横扫全青少年妖怪联盟,三百岁脱胎换骨变成了白衣翩翩的执扇公子,联盟隔三差五搞的什么友谊切磋比赛,苏沐秋连续多年以极高的胜率名列前茅。

 

同样有着傲人战绩的剑圣黄少天在某次妖界联盟的年度大会里评价:“灵气高点就算了,武功好点就算了,妹妹长的也太好看了吧我靠!而且!我们跟苏妹子聊一下天会死吗会死吗?!说的就是你啊苏沐秋!给我站住啊喂!”

 

苏沐秋是真宝贝他这个妹妹,别说想碰苏沐橙半个手指头了,就是不熟的人跟小姑娘说上一句话,可能都要被扇子削掉半个妖怪脑袋。

 

即便如此,男妖们追求苏女神的脚步仍然没有个断的时候。

 

三、

“沐橙姑娘,那个...我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今天份第一位勇士,是来自东海海底的某位海星妖。

 

“唔,可是妖是不会老的呢。”

 

“再不走老子现在就给你刺三百零一个窟窿,让你去做那龙王身边最吸水的海绵宝宝!”

抄着扇子霍霍走追求者,苏沐秋叹了口气转过身来。

 

苏沐橙倚在红木雕栏上玩儿她的一缕头发,橙色在她指尖绕了一个又一个圈,放下来卷卷曲曲的,她说话也弯弯拐拐的。

“听说那钱塘近日又要办个游园花会,这次司花命的花妖哥哥也会去呢!”

 

苏沐秋合了白玉为骨的扇面,抬手去揉她的发顶:“人间太危险了,张佳乐那种的若是被认出来,随便化成满地的百花就脱了身,你却不行,听哥哥的,在家好好待着。”

 

苏沐橙撅嘴抗议:“哥哥总说人间危险危险的,都去了多少回,也不见你有个什么意外嘛。”

 

苏沐秋轻轻弹她的额头:“那还不是要去给你买甜食吃!再说那北方的竹林里捉妖杀妖的人,你从小到大听的还少吗?”

 

四、

北方有一片终年冰封的树林,枝干统统光秃,极渗人的模样。

 

那是所有妖魅都知道的,捉妖人的住所。

捉妖人原是个昆吾山的名门氏族,姓叶,妖界年历五百二十九年的时候有个叫刘皓的,乃是藏狐化的妖,跌跌撞撞从那林子里爬出来,带回了这杀妖不眨眼的叶姓人的故事。

 

他不老不死,常年着同一件白衫,眉清目秀,却持一把寒光凌然的利剑,名为‘却邪’,妖界百科全书记载,‘却邪’乃上古神器,千年未知踪,然有妖魅者见之则伏,还特地批注了一下,剑出鞘则妖伏。

 

但其实从没人见过这叶家公子,只知他四五流言,诸如剑风未至,人头落地此类,至于这没人见过他的原因,众说纷纭。

最得到人赞同的还是见过他的妖们都死了这一话。

 

五、

苏沐橙打小就听叶公子的故事听到成年,翻了十七八个猎妖的版本,像极了人类好友陈果给她讲的‘大灰狼来吃小孩’了的故事,她通通存个九点五分怀疑,不说别的,那狼妖喻文州,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堪堪一世纪最佳男友备选人,连续三年被花痴女妖们评为‘最想恋爱TOP1’,吃什么小孩,简直是开玩笑,泡小孩我信的还多点儿。

 

这么想着她就去找人类好友陈果玩儿了。

 

于是陈果毫不犹豫的再次鼓捣她和她一起偷摸溜去游园花会玩儿。

“诶呀沐橙,你说这么难得在江岸办的花会,你就来嘛!我都约好小唐了,如果你不来,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玩儿的了。”

 

“可是,我哥他——”

 

“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啦!你戴个面具,如果再有人骚扰你,我和小唐来当你的护花使者!蹭蹭蹭就给他打跑!”

陈果象征性地举起了小拳拳。

 

苏沐橙欲言又止,忍住了说出真来却邪的主人,锤你只需要一个平A的冲动。

 

六、

但苏沐橙总归还是在月黑风高的无人之夜从女牀偷跑了出来。

 

难得嘛,都活了快一千岁了,钱塘是个什么样,仅模模糊糊的从远处看过。人间到底有多么吸引他们这一众妖,连不善言辞的小企鹅周泽楷都说‘很好’,这很好是个怎么好法,她究竟是想自己品味。

 

所以偶尔任性一下也没有关系吧?这么想着苏沐橙挑了条后山最陡的小径,不让别人发现就好了啦!

 

然后她就迎面撞上了一众男妖。

 

“咦,苏妹子?”黄少天蹦了个三尺高,冲过来和她打招呼。

“苏小姐。”猫妖王杰希和狼妖喻文州向她脱帽致意,两条银灰色的尾巴一甩一甩的。

“苏沐橙?苏沐秋的妹妹?”孙哲平舔了口豹爪,发出询问的声音。

 

我靠,这是干什么,你们怎么都穿这么人模狗样的,要在后山搞聚众相亲吗?苏沐橙瞪圆了眼睛。

 

“去钱塘花会啊,我们都是表演嘉宾!”黄少天隐去耳朵,摇身一变成了人界的纨绔公子哥,“苏妹子也要去游园会吗?苏沐秋那个老狐狸终于良心发现同意放你出山了吗?”

 

“哥哥不是狐狸,你才是,”苏沐橙笑呵呵的去揪黄少天未化形的尾巴,揪的他直喊‘痛痛痛’,“你们去当什么嘉宾呀?”

 

黄少天揉着他绒绒的狐狸毛,“还不是张佳乐呀,非要我们去当他百花坊的花挂,我这一场切磋几十万银两上下的人就是给他当人体模特的吗?”

 

哦,苏沐橙瞥了一眼鲜衣怒马衣领半敞的少年们,挺有那么点男妖版怡红院的意思,美人配美花,招揽生意绝对管用,张佳乐这主意很不错。

 

七、

一干人说说笑笑,终于是到了钱塘。

五月初八,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苏沐橙坐在高高的,高高的楼阁上边儿,伶人柔着嗓子唱就了‘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和‘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

 

陈果连半个曲儿都没听完就从座位上一跃而起花痴对面楼的俊俏少爷去了。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人界种种,绝非妄言,黯然流转的春闺愁绪里,苏沐橙继续摆弄着她纹骨的玉杯盏,她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戏,也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茶碗,甚至不曾见过楼外楼里眉目清秀的公子所持的,那样好看的流苏剑穗。

 

八、

终于远离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喝彩声,苏沐橙和陈果一人买了个带花纹儿的鎏银面具,戴着去寻她们此行的终极目标。

 

傍晚设在江畔的灯花行。

这游园会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排场,缘因这西子湖钱塘江的美景实在诱人,若是配上那百花缭乱,星辰环抱,必是一副至美的图景。

 

于是铺天盖地的鹤望兰织就的花潮里,苏沐橙和陈果走散了。

 

走散了便走散了罢,这样的人浪,恐怕只能略施小法来找人了...苏沐橙想了想近期捉妖人南下的传言,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果果那么大的人,还能丢了不成?

 

苏沐橙花了一炷香的功夫,好不容易在漫漫人海里挤到卖花灯的铺子旁,帘上却贴了‘供应不足,镖靶得灯’的字样,她回头看了眼赛台下边儿涌着的,一干跃跃欲试的少年,和高悬在头顶的木耙,差点没晕在当场。

 

这还放个屁的花灯啊,不使用妖术她连两米都投不到啊喂。

 

九、

“好!好镖!好准头!”

 

又有人赢走了一个花灯,苏沐橙悻悻的踢开脚边的碎木头,却不当心溅到了明黄色的流苏剑穗。

 

“呀,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剑穗的主人略略低下头来,是这样一副似垂非垂的好看眉眼,这样一副似笑非笑的慵懒声线。

 

苏沐橙愣住了。

这个人,是……

 

“想要花灯?”那人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嗯。”

苏沐橙注意到他修长而白皙的手,上面有常年握剑结成的剑茧,只有这样的手才配舞起那样名贵的剑,她想。

 

“觉得自己扔不到吗?”那人看了一眼告示又问。

 

苏沐橙慢吞吞的点头。

“不试试怎么知道?”那人笑说。

 

苏沐橙觉得一定是因为他声音比较对她口味,要不然她怎么会听他一句话就真上去试试了,还掷了个离红色靶心八杆子打不着边儿的丢脸成绩。

 

她灰溜溜的挪下台来,那人却兴冲冲的去找铺子里卖花灯的人。

 

“老板,一个花灯,替那儿的小姑娘要的。”

“啊?她没镖中靶心啊。”

“这上边儿写的什么?”

“镖靶得灯啊!”

“是啊!有说要镖中靶心吗?”

……

 

苏沐橙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人从老板手里接过一个小型的莲花灯。

 “谢了啊。”

 

花灯铺的老板把牙磨的吭哧响。

 

接着花灯被递到苏沐橙的手上,“给。”

璀璨的焰火在这一刻炸响。

 

“谢谢,敢问公子如何称呼?”燃放焰火的人声鼎沸里苏沐橙不得不大声道谢,几乎是喊着问他的名字。

“叶修。”那人却是靠近过来,撩起她的一缕头发别到脑后,在她耳边低低回应。

 

他背后是挂的高高的,高高的花灯,镜花水月一样的斑斓色彩映在苏沐橙脸上时,只剩下了大红灯笼的那一种。

 

“我叫苏沐橙!”

苏沐橙给他展开一个大大的笑颜,往阴影里跨了两步。

 

十、

第N次偷瞄了那个鸾鸟形状灵动的花灯以后,叶修问苏沐橙:“你想要那个啊?”

 

“……没有……”

苏沐橙摸了摸莲灯翘起的小花瓣儿生生抑制住了那个‘是’。

 

叶修站起身笑了,“喜欢就说呗。”

 

苏沐橙眨着一双水波流转的杏眼,注视着他捞了一筐的镖,英俊潇洒的抬手,眯着半边儿眼作瞄准,然后差点命中老板的眉心。

 

苏沐橙狂汗。

叶修认真的回过头来看她:“手生了。”

 

劫后余生的老板骂了一句娘:“你想要那个最大的鸟得镖中两次!”末了又补一句,“两次靶心啊!红的那个,听见没!”

 

叶修又笑,长剑往桌上一横:“呵呵,来三个。”

 

六枚反着光的银镖飞了出去,稳稳的扎在红圈里,那一道干净利落的长线,仿佛是苏沐橙几生几世也求不来舍不去的痴念。


漫天漫地的碎花瓣和子夜浑厚的钟声里,叶修把鸾灯送进拍岸的江潮里:“啧啧,钱塘风景古来稀啊。”

 

十一、

苏沐橙没由来的认为他话里有话。

 

她去看叶修,两个人已经追着鸾灯走到了无人的浅林,苏沐橙也不知道怎么的,越想越觉得那钱塘风景的好像跟她有关似的。

 

“叶修。”

叶修闻言转过头来,月影斑斑驳驳的洒在他脸上,是极其温柔的轮廓。

 

“你来做什么的?”

“游园啊。”叶修理直气壮。

 

苏沐橙伸手把他手里剑的剑柄翻过来,上面赫然是正楷的小字:却邪。

“问这个呢。”

 

叶修笑,指尖摩挲着那两处:“胆子不小啊,说到这个,我有事儿——”

话未说完,从天而降一折未画扇面的纸扇,叶修猛一俯身,堪堪躲过,和苏沐橙贴了个面对面,“等会儿说。”

 

紧接着以剑鞘回旋纸扇,飞回来路。

 

十二、

苏沐秋从阴影里走出来,瞳色赤红。

没有留给苏沐橙解释的机会,苏沐秋又一合一展了扇面,扇尖上窜出无数枚细小的毒针来,直奔向叶修。

 

叶修舞起剑,无形剑风变成牢不可破的屏障,干脆是把苏沐橙护在了背后。

 

苏沐秋看的差点吐血,我来救人,你搞得像我才是坏人。

他蓦地冲近,直直一扇刺出,“臭不要脸的捉妖人,今日便要取你狗命!”

 

叶修“呵呵”,用鞘身挡住这一击,后翻两尺,刚欲拔剑,就听苏沐橙一声尖叫:“哥!”

 

一妖一人登时愣住了。


十三、

苏沐秋第无数遍开口向叶修确认:“什么出走?”

 

“离家出走啊!”叶修白他一眼。

 

“为什么出走啊?”

 

“不想跟我爹做一样的事。”

 

“你爹是做什么的?”

 

“捉妖啊。”

 

“那你离家出走还带把伏妖剑?”苏沐秋也白他。

 

“说到这个,”叶修把却邪拍在案面上,“离家出走也是需要吃住的,这个便宜当给你,你要不要?”

 

“不要!”苏沐秋看着那寒影凌然,光速往后退。

 

“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寒铁为骨,五十万金,便宜卖了。”

 

苏沐秋瞪大眼睛看他:“五十万?你抢劫啊?老子一个妖买什么伏妖的剑啊?”

 

“听说你们每年都搞妖界联盟比赛?”叶修问,“喻文州听说过没,我跟他老熟人了,他手残胆子小,你拿去吓唬他,三秒钟直接让他退场。”

苏沐秋一脸黑线,喻文州这种心脏大狼妖是靠吓唬能解决的吗。

 

叶修见他不答话,又换上了一脸的真诚:“你看,我不使却邪,你和我能打个三七开,说不定你买了,就有望和我打个平手了。”

 

苏沐秋拔出扇子就要砍他。

苏沐橙赶紧打圆场:“叶修,我们没这么多钱啦。”

 

叶修抬眉:“你们妖不是打个响指就能变出钱来的吗?”

 

苏沐秋恨不得打个响指就让他消失。他从宽大袖袍里翻翻找找摸出一张孙哲平的名片递给他:“他有的是钱,你找他,我们要钱没有,要命更没有!”

 

“那住的地方总有吧?”

 

十四、

“我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我们和捉妖的住在一起,住在一起就算了,竟然还陪他一起搞这种勾当。”苏沐秋一边儿剥瓜子一边儿说,远处的叶修在搭讪一只叫蓝河的土拨鼠妖。

 

准确来说不是搭讪,可能是打劫。

“嘿,冰霜森林里那个捉妖人真的可厉害了。长得帅,武功还高,蓝河小兄弟,你肯定需要一本跑路秘籍,保准你半日功夫安全快速通过冰霜森林,限时九折,再送一份儿格林之森里的妖怪大全得了。”

叶修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举之以利害,信口胡诌之一大堆瞎比玩意儿。

 

苏沐橙笑的锤桌,“我觉得挺好的。”

 

苏沐秋把一爪子的瓜子仁儿倾到她手心里:“我靠,谁是你哥啊,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啊!”

 

七月小暑,消夏难成,黄历里写着宜嫁娶,宜裁衣,忌刀兵,忌破土。

 

燥热空气里流转着的,是三个人的笑意。

 

十五、

从家里厨房飘出来的,应是烧糊了的味道。

 

苏沐秋嗅了嗅,连耳朵都不受控制的竖起来了,他一巴掌拍到叶修脖子上:“我靠!就知道睡睡睡,你是猪妖吗你?我就出去这一会儿,饭都烧糊了!”

 

叶修揉了揉惺忪睡眼,从摇椅上慢慢的挪起来,苏沐橙却是蹦蹦跳跳的窜进厨房里,不一会儿烟味俱散,她探了个脑袋对外喊:“还是我来做晚饭吧~”

 

叶修闻言立刻倒了回去盖上被子,其动作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令人发指。

 

“真是没救了。”苏沐秋摇头。

 

饭菜的香味在房间里绕梁三余,注意到叶修一直眯着眼看那抹长发及腰的欢悦背影,苏沐秋拿扇子敲他:“看什么呢你,对我们家沐橙不许有非分之想。”

 

叶修笑:“嗯,这都是份内的。”

 

十六、

又是一年花会,天道好轮回啊,由于联盟众妖齐声称花粉过敏,长相俊俏的苏沐秋同志光荣成为了张佳乐的人体模特。

 

花坊里苏沐秋哀嚎:“为什么是我啊!”

 

张佳乐继续他的插花事业:“因为我们打赌了,看他到底能不能拐走苏妹子,愿赌服输啊沐秋!”

 

苏沐秋耳后别进一支玫瑰花,一脸的痛心疾首:“是我管教不严。”

 

脱离苦海的黄少天看乐了,“本剑圣觉得还挺好的呢,苏妹子总是和他一道的!虽然某人毫无下限,死不要脸!”

 

孙哲平给被挂成玫瑰花本花的苏沐秋递了一杯今年新酿的米酒:“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十七、

满天星斗闪闪烁烁,像催人眠的焰火。

 

苏沐橙先前喝了点酒,此时犯了困,用手掩着嘴,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叶修持剑站起身来:“我送你回去。”

 

苏沐橙点点头跟上他,却走的歪歪扭扭的,东倒西撞,完全不是一条直线。

叶修“喂喂喂”“嗨嗨嗨”的提醒她,苏沐橙还是那副昏沉的模样,叶修一根弦紧绷,牢牢的看着她,随时准备阻止她跳进钱塘江里。

 

苏沐橙完全走不稳路,脑内一片混沌,晃着晃着还使了两个妖术,差点没把叶修给轰飞。

 

叶修条件反射的一躲,干脆是伸剑一勾,把人勾近了身侧。

于是苏沐橙也顺理成章的靠在他胳膊上搞小动作。

 

反手劈开两团鬼火,叶修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蹲下来喊她:“喂喂,上来吧。”

喝醉了的苏沐橙欢呼雀跃的蹦了上去,环住了温热的脖颈,再没有手捣乱了。

 

“叶修,我想看萤火虫!”苏沐橙突然在他耳边喊。

 

“别闹啊大小姐!这个地方哪里来的萤火虫!”叶修被她这一吼吓得不轻,浑身都是一抖。

 

“我不管!这里太黑了!我想看亮晶晶的东西!”

喝醉了的妖也是绝对不讲道理的。

 

被人见着的时候,白衣的捉妖人就那样慢吞吞的走在山涧里,首席女妖软软糯糯的伏在他背上,他手里的却邪剑出了鞘,剑柄铜赤,剑身青而利,在两人的身侧划出十二道光怪陆离来,子夜的女牀里,是格外明耀的色彩。

 

写妖历的鹿精隔了一条河被吓的瑟瑟发抖,抬笔写下了——

却邪,有妖魅者见之则伏,无一例外。

 

苏沐橙没隔多久就看见了那本妖历,她笑着指那行字给却邪的主人看,叶修双手一摊,“嘿,什么无一例外,仅此一例儿行不行。”

 

 

 

 

 

 

 

 

番外1#

很多年过去了的时候,苏沐秋想起和叶修的初见,想起叶修那张一看就心怀鬼胎的脸,又想起现在不光让他白吃白住,还诓走了自己最宝贝的妹妹这一事实。

 

早知道还是当初一扇子把他劈死算了。

 

他转头问嗑瓜子的苏沐橙:“你当时喊我那一声,是不是关心我来着?”

 

苏沐橙扫了扫瓜子壳,一脸的纯真:“没有啦哥,我是觉得你打不过他。”

 

“……”

 

 

 

番外2#

在苏沐橙还小的时候,狐妖黄少天曾经被请来当过她的语文老师。

 

那是黄少天的说法,按照苏沐秋的陈述,应该是喻文州临时没空,黄少天申请代课,什么请来当语文老师,那就是一趁虚而入。

 

好歹黄少天还算敬职敬责的老师,给苏沐橙讲了诗词歌赋三侠五义人伦道德,末了还给她表演了一段辛十四娘的京剧。

 

黄少天给星星眼的首席女妖做青春期思想工作:“看到了吧,搞人妖恋浪漫归浪漫,但是是没有前途的,你以后想嫁给什么妖呀,得趁早知道吧?”

 

苏沐橙笑靥如花:“我也想搞人妖恋。”

 

黄少天气的狐狸尾巴都卷了两尺。

 

彼时没多少岁的苏沐橙认认真真的回他:“我听人说过,西湖断桥相会,牡丹亭三生梦回,白娘子与许氏的大夫,杜丽娘和柳姓的书生,是不是都永结同心,同登极乐?”

 

黄少天的声音飘荡在山间:“还没有人管管了?!?”

 

再次提到这节儿逸闻的时候,苏沐橙坚持要给这段精彩发言再加一话——

钱塘春潮东南形胜,苏姑娘和叶家的捉妖人,有哪一对不是人妖殊途,又有哪一对不是举案齐眉?


END




碎碎念:

这周很忙还老卡文气死我了!

这篇写的很大概和断续了,粗略的稿吧,脑内轰轰烈烈八万字,实际8k不到的典范惹/!%¥&……¥%…*…&*@#


但是古言算半个老本行写起来还挺顺手吧,有机会会扩写成我脑补的样子,之后会陆续掉落一些这个妖化设定的番外!



📎归档持续更新中 ←

评论 ( 20 )
热度 ( 363 )

© 清歌休不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