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含糖小甜饼量贩商。


♠️主BG|YN 随心随性♠️

♠️凡尘俗欲 饮食男女♠️





- 微博@安梓QwQ -

- 画风瞬息万变 观看感谢 -

「全联盟/叶橙/张楚/肖戴」能不能吻你

💜请耐心看完以下注意事项-

*内含主写CP叶橙/张楚/肖戴/魏果,微王柔,其他自由心证,多人出镜,个人TAG随意打的。

*原著向,设定背景IGC中国队夺冠后。

*尽量还原我心目中的这几位,情感戏没有完全表达,OOC/BUG致歉。

*长篇并发,八千来字,废话较多,观看感谢。


 

 

——世邀赛后——

落地回到B市已经是凌晨了,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累人的很。

国家队一行众人东倒西歪的下了飞机,凌晨的首都国际机场显得空空荡荡的,叶修单手拎着苏沐橙的巨型行李箱走在最前面,右手在兜里习惯性的摸索着打火机,火机没摸出来,和走在前头的几个人一起被戴妍琦的一声惊叫给吓了一跳。

“啊!队长!!!这里这里!!!”不远处接机口的戴妍琦歪戴着大大的鸭舌帽盖住半张脸,她努力踩在高一截的栏杆边儿上挥舞着手,被点到名的雷霆队长肖时钦立时挤开叽叽喳喳对着喻文州说个不停的黄少天,快步朝戴妍琦走过去。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W市有事走不开?”肖时钦越过栏杆扶正了戴妍琦的鸭舌帽。

“骗你的,早就来等你啦!”戴妍琦狡黠一笑,吐了吐舌头。

“好你的啊,现在连我都骗了!小姑娘家大半夜一个人来接机不安全的。”肖时钦也笑。

“谁说我是一个人来的啦?”

戴妍琦从栏杆上跳下来让开一条视线,她的背后站着兴欣的陈果、魏琛;轮回的江波涛、吕泊远;虚空的吴羽策;烟雨的李华和微草的一干队员,还有已经退役的林敬言。算是浩浩荡荡的人群基本都戴着口罩和帽子,穿着深色的衣服,夏夜的市郊机场里仍然有机身落地起飞吹起的寒风萧瑟,肖时钦看着这一班接机的职业选手,多有种黑社会地下交易现场的感觉。

方锐迎上自家人开口道:“哟,这么大阵仗。”

陈果急步朝着方锐这个方向的走过来,拎着魏琛,而魏琛手里呢则拎着两瓶水和一些垫饥的零食,兴欣老板娘的嘴里念念有词:“飞机餐肯定不好吃,飞了这么久饿了吧?吃点吗?”

“客气啊老板娘,不饿,我就喝……”

陈果无视了方锐的话径直地走到后方的苏沐橙面前,握住苏沐橙的手关切的问着“渴了吗”。

“谢谢果果呀,我不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废物点心你跟这儿自作多情啥呢?”魏琛乐不可支。

“特邀拎包小弟,有烟没?”叶修拍了拍魏琛的肩膀。

“有…等会,你他妈才是小弟,给我滚蛋!”

骂着魏琛还是掏出了两根烟给叶修点上,另一根刚点燃准备快活的时候就收到了陈果的一个眼刀,魏琛飞快的一转向就递给了方锐,嘴上说着“方点心,你要的烟”然后眉飞色舞地狂给后者使眼色。

方锐报仇:“老魏啊我没要烟啊,这不是你一直抽的牌子吗?”

魏琛退后两步把装东西的袋子甩到路过的孙翔怀里,转身就要来个果口逃亡。

苏沐橙很自然的从孙翔怀里抽出一瓶水递给叶修,叶修也很自然的接过,也从孙翔怀里拿了包瓜子,对着孙翔说了句“谢谢啊”就飘远了。

突然接锅的孙翔在飞机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此时一脸黑人问号,转头对着身边的周泽楷问:“这都什么事儿啊?”

“……唔……”

“队长的意思是,他也不知道。”早就靠过来的人体周语翻译机江波涛解释。

霸图的张新杰顶着巨型黑眼圈两手各五个免税店包袋递给烟雨的李华:“购物小票在袋子里,这两袋我标了是香水,当心轻放……”末了招呼张佳乐把另外两个袋子也拎过来布置清楚,“这两袋是我买给楚队的,麻烦放冰箱。”

张佳乐当了一路苦力,此时还感觉自己仿佛吃了狗粮,白了一眼张新杰扔下东西就去找老队友林敬言。

此时吴羽策却突然大声吆喝起来:“差点忘了干啥来的了!明晚庆功宴啊!我们早商量好了,小高说他们微草请客!都来啊都来啊!”

高英杰弱弱的一声“我不是,我没有”在铺天盖地的叫好声里被淹没了,高英杰看向他的队长王杰希,王杰希笑着没有说话,一步跨进了车里。

张佳乐路过故作稀奇的看了一眼发愣的高英杰:“环卫工挺有钱啊!”

同队的刘小别也学着张佳乐的样子稀奇的看着高英杰,拍了拍他的头“英杰有钱人啊!”也钻进了车里。

高英杰觉得,在这种事情上,自己可能再花十年也达不到前辈们的不要脸程度了。

 

 

——庆功宴上——

冠军中国队的接风洗尘庆功宴,凡是能来的都来了,众人闹腾着微草请客的,定了地方以后却发现是义斩某位名下的,楼冠宁和邹云海大手一挥给免单了,带着大半个义斩也来凑热闹。

唐昊提议饭后的第一个项目,骰子。

也不知道张佳乐这狗运气为什么同意了,竟然还兴高采烈的要第一个上去摇张新杰,叶修瞥了一眼已经睡倒在他旁边的张佳乐想。

张佳乐的发辫儿被压住了,梦里换了个姿势,头沉下来就要往叶修肩上歪,嘴里迷迷糊糊的喊着“六个一!六个一!”

叶修摸出张佳乐的手机一把推开他的头,顺手给还在B市的孙哲平打电话,电话打完他四下环顾,霸图的张新杰已经一挑三了,同队的张佳乐,蓝雨的卢瀚文,轮回的江波涛。

“来吧!我黄金右手今天就要终结你!”方锐一撸袖子就要坐上挑战席。

上完厕所回来的黄少天的文字泡先一步到了:“我来PKPKPK!!!我靠张新杰你不是人啊我上个厕所你都弄晕多少人了你们Q市出来的人喝酒就是开挂啊!!!张佳乐这种幸运E就算了你连我们小卢都欺负啊!!!!!PKPKPKPKPK!张新杰受死吧!!”

五轮以后张新杰喝了三杯,黄少天两杯,联盟第一剑客夜雨声烦,卒。

叶修嘴里叼着烟笑的不行指挥喻文州把人抬走,下一位挑战者方锐上去的时候,叶修正对上隔壁桌苏沐橙的目光。

 

都是女生的那一桌明显画风不一样,这边张新杰面前摆了满满大几箱青岛纯生,那里楚云秀拿着四杯自调酒张牙舞爪的抓着人灌。

“沐橙!小戴!尝尝尝尝!我在瑞士跟俄罗斯人学的调酒!这个水果味儿的你尝尝喜欢不。”

没去苏黎世的戴妍琦开心的喝了一大口,苏沐橙端着度数不明又五颜六色的高脚酒杯,内心其实是拒绝的,楚云秀跟人家俄罗斯队的另一个元素法师小哥除了场上你来我往的对轰以外连一个音节都聊不起来,场下谈天技能都是画图比的,这酒真的能喝?

看着楚云秀的星星眼,又看看远处烟雾里的叶修,苏沐橙还是抿了两口。

一旁的唐柔也凑过来抿了一小口,给出了“还不错”的评价就去隔壁房玩荣耀了,楚云秀乐了,自己也尝了起来,刚举起杯子就被肖时钦喊过去了,说是张新杰已经一串五了喝晕了,让她赶紧过去瞧瞧。

换走楚云秀的心脏大师肖时钦过来招呼戴妍琦:“楚队调的酒你也敢喝。”戴妍琦不是特别有勇气,只是同是元素法师她一直敬仰着前辈楚云秀,何况联盟里女性选手不多,互相那都是一知交好友。她也不管酒好喝不好喝,咕噜咕噜就喝了三两杯下肚,此时已经犯糊了,自顾自说起话来。

“队长是冠军真好呀!可是你去了好久好久,我好想你呀队长…”戴妍琦坐在沙发上抬头看撑在沙发扶手上的肖时钦。

肖时钦本就高她许多,戴妍琦酒劲儿上来了,腮间绯红,刘海微乱,嘟着嘴糯糯的说着什么话,房间嘈杂,内容也没太听清楚,只是肖队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然后在胸膛中狂跳起来。

肖时钦不自主的低下头去,离着戴妍琦十几公分的距离。

微扬的唇边,好看的眉眼,金丝框边儿的眼镜,极其斯文模样的雷霆队长肖时钦从来是戴妍琦的信仰。

如今这俊俏的信仰夺了个漂亮帅气的冠军回来,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她看来已经如同经年久别重逢,她等的难耐,也心有期待。

“嗯?”肖时钦看着戴妍琦露出难懂神情。

一个字,上挑尾音温柔语气,夹杂着酒精作用摧毁了戴妍琦的最后理智,前倾着凑上去的时候戴妍琦想,管他妈的呢,先亲了先爽。

但她总归还是半途停住了,5cm的距离,征求着语气“队,队长…那个,我……我能不能吻……”

‘吻’字的音还没出来就被封了口,带着肖时钦感觉薄荷味儿的吻轻柔落在戴妍琦唇间。

肖时钦下意识的想伸出搂紧戴妍琦腰的手也停住了,也不敢加大力度,双唇就这样相贴,空气凝固了。

僵持的这一秒里肖时钦大脑飞速转动着着,堪比比赛场上战术指挥时的千虑百思。

小戴,从他离开雷霆的泪眼相送,到他回到雷霆做队长的雀跃欢迎。抢Boss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调戏,队内的处处维护,训练场里托着腮帮子看他的闪烁眼神,会议室里肩膀上的小号队服……戴妍琦,是喜欢他的吗?

戴妍琦搂住了肖时钦的后颈,摩挲着他的碎发,主动加深了这一个吻。肖时钦牙关被丁香小舌撬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于是逐渐加热的冷空气里肖时钦吻紧了戴妍琦,握回了主动权。

偷看了全过程的苏沐橙轻轻的“哇”了一声。

 

叶修逃出乱局找独自坐在吧台的苏沐橙的时候,正好看到肖时钦和戴妍琦拥吻在一起,一米八的肖时钦越过沙发扶手抱一米六二的娇小女生的样子在叶修看来像是猥亵儿童,该场面惊的叶修手里烟都一抖。

叶修自然而然的坐到苏沐橙旁边,正好听到肖时钦说了句:“我喝多了……”

你他妈根本就没喝一口酒好吗你这个猥琐流氓机械师!

苏沐橙把彩色的酒杯推给他:“尝尝云秀调的酒。”

叶修接过杯子看到一圈淡色珊瑚色的口红印,“你想谋害我啊,她调的酒也要给我喝。”

话是这么说,叶修还是提起杯子就着口红印那圈喝了小小一口,“这俩人儿啥时候搞在一起的?”奇怪的酒精味十足的呛人,和着淡淡的桃子香气。

叶修说的话连个明确主语都没有,苏沐橙却了然。“哈哈,荣耀教科书在这种事情上好迟钝哦!”她笑。

半晌以后叶修熄了烟,苏沐橙递过去一个烟灰缸,等那人掐灭烟蒂转过身,苏沐橙也撑着腿凑过来看着叶修,笑的眯眯眼,联盟首席枪炮师笑起来从来甜美,但看着有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半露的杏眼里蕴了灯光余影和说不清道不明的闪亮情绪,像看着夏至的分界线,她一生之中最长最好的白天。

“我能不——”

这一次第二个能字也没出口,叶修带着烟草味儿的吻就含住了苏沐橙,苏沐橙干脆的放手跌近叶修怀里,被熟悉气息完全包裹的时候她觉得很快乐,这是半个多月以来即使冠军也无法给她的,最完美心动的快乐。

叶修的吻带着一些掠夺气息的,侵略着苏沐橙的领地,绵长一吻毕苏沐橙软在叶修肩头小口呼吸。

“你是不是都听到了呀?”隔了会儿时间,苏沐橙装作气鼓鼓的指了指已经在沙发上并肩排排坐,酷似犯错的小朋友一样满脸通红的某两位雷霆选手。

恶作剧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苏沐橙并不是真的生气,相反她心情好的不行,还顺手从叶修兜里捞出了一包瓜子准备看戏。

叶修一怔,然后笑着说:“哥听力可是很好的。”

 

吧台和沙发的小动几乎本无人注意。

几分钟前酒桌上的国家队牧师激情一挑五气势磅礴,相继喝倒了方锐和妄图为老搭档出头的林敬言。

楚云秀走过来的时候差点被躺在地上的方锐绊死,林敬言相对而言还算清醒,只是靠着墙摆摆手表示自己喝不了了等会就送方锐回房。

这一干从来不沾酒的职业选手有哪个喝的过Q市选手,虽是X市出生的张新杰好说歹说在霸图呆了那么多年,自然横扫全场。当然一挑五还是不简单的,方锐好说歹说也吹了毛三瓶才晕过去,张新杰的方框眼镜下的脸挺红了。

场下已经没有挑战者,王杰希喻文州领着队员们坐在旁边纷纷表示老大不喝我们也不喝,魏琛被陈果瞪了回去,周泽楷侧着脑袋呆毛摇摇晃晃的,孙翔和唐昊好像已经因为六个核桃约去隔壁PK了。

活体时钟本钟张新杰也是难得放纵,全联盟都知道他最能自制。国家队得了冠军的那一天他拳头握的紧,接到了韩文清的电话。

“恭喜,好好庆祝一下吧。不用急着回来。”

“好。”

想到这里张新杰抬手要扶眼镜,却突然被人从背后猛的一拍,眼镜差点飞出去。

从这个力道张新杰就可以感受到来人是谁了,烟雨队长楚云秀一撩头发坐在了对面:“奶爸你仗着能加血就欺负人啊!”

张新杰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群人等起哄,大家都盼着从天而降的人民英雄风城烟雨打破变态奶妈石不转的连胜纪录,刘小别憋足了气吹口哨,李轩和吴羽策疯狂递酒瓶,周泽楷一言不发默默送上了两个骰盅,应该已经是睡着的黄少天也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拍手:“PK!好啊!好!”

楚云秀被众人鼓动的跃跃欲试,握住了骰盅一顿狂摇,末了对着张新杰喊:“来战!”

张新杰罩着骰盅一个Z字抖动,他从来没有见过楚云秀喝酒,也不曾印象她提起自己的酒量,但根据对于她的熟悉,他判断楚云秀最多喝个三又五分之四瓶。

“两位不如玩点别的?”喻文州突然提议。

楚云秀眼神示意他继续说。

“输的人选择喝一瓶,或者答应一个条件!”李华插嘴。

“什么条件?”

“真心话大冒险,赢得人提。”李华

楚云秀白了一眼烟雨副队长,刚想开口拒绝,张新杰一个“好”字已经飞了出来,楚云秀稀奇的看着张新杰,这奶爸会同意这样的弱智游戏?潜意识告诉楚云秀,她好像应该接受这个挑战。

背后的李华疯狂给张新杰使眼色。

张新杰抬手去看骰子的点数,眼镜被推的反光,脸颊一片红晕被盖住,楚云秀看的心下毛毛的,也去翻看骰子。

两个二,两个四,一个五,一个六,我靠这尼玛是张佳乐附体吗!!这玩儿啥,这还骰啥,告辞了大家。

楚云秀想起刚才一瓶酒或者一个条件的赌约欲哭无泪,只想掐死自家副队,或者干脆连刚才提出骰子局的人也一并掐死好了。

……

三瓶酒见底楚云秀觉得自己不行了,非常不行了,对面的张新杰吹光了一瓶,扶着额头看她。

“我选真心话!”输了第四局的楚云秀苦着脸说。

“半决赛开始之前你有一天没回酒店,是去干什么了?”张新杰毫不犹豫的问。

“和沐橙泡温泉去了啊!我不是给叶修请过假了吗!”

第五局。

“真心话!”

“你找俄罗斯队那个元素法师有什么事?”

“学调酒啊!”

“你学调酒干什么?”

“你别管,一把只能问一个问题,来!继续!”

张新杰眉头一跳,很好,非常好,

几轮以后张新杰再喝了一瓶,楚云秀输到没面子终于开口说了大冒险,刚说完她看着奶爸的脸色,觉得怎么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张新杰顿了有个十秒没说话,然后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楚云秀。

“我,可以吻你吗?”

不大的声音,平静的语调。本来闹腾的全场瞬间鸦雀无声,霸图的秦牧云和白言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周泽楷也听的呆毛竖起来回晃,表情怔怔的。

林敬言非常识相的第一个提起方锐就往外走。

楚云秀呼吸一滞,极力克制着,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她正在经历一场内心的风暴。张新杰这个从上往下的45度角刚好看的最为清楚。

透过沾了热气的眼镜,楚云秀的睫毛颤动,肩膀上下抖动,呼吸紊乱不匀。

酒精作用张新杰的攻势不停:“回答我,秀秀。”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秀秀,楚云秀只觉得心脏重感冒,偷瞄着张新杰的棕色瞳仁在发高烧。

楚云秀咽了口水,烟雨战队当家人的特有脾性发了作,她明明是想说话的,一个字就可以了,一个‘好’字就足够了,张新杰会懂的,她就可以去吻她日日能见到却夜夜思念的脸庞了。

可她发不出声,她到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楚云秀只是觉得此时自己有点想哭,多少年来巨大的担子抗在身上她照单全收了,一个人风风雨雨拖着战队也就这么过来了,后来俱乐部强行对比赛部署做出要求的时候她也忍了,烟雨成绩不佳的时候她也主动提出负责,深夜里蹲在训练室门口抽烟,最多再加个李华一起讨论战术。排开比赛呢,压力大就买个VIP多看点电视剧,要不就出去旅游散心,从来一个人拎行李,一个人走走停停,一个人吃冰激淋。叶修和苏沐橙的彼此依靠互相支撑她羡慕到无以复加,这些就在她全部都吞到肚子里,以为自己已然大无谓的时候,联盟第一奶,霸图副队长张新杰闯进了她的生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看着我。”

焦灼空气好几分钟没有波动了,楚云秀慢吞吞的想着心事,慢吞吞的抬头,温暖泪光里张新杰的身形摇晃,逐渐放大——

温暖而又柔软的双唇触碰,张新杰全身上下都在叫嚣着占有她,咸杂泪水和青岛纯生味儿的液体交织,楚云秀忽的想起世界冠军戒指上刻着的携手共进。

隔着一方正的桌子,张新杰脱下西装外套包住了纤瘦的她,楚云秀沦陷在满世界的木质气息里,本来觉得无味又反复的寻常日子从形单影只变为两个人的来日可期,好像也不错呢。她这么想。

 

这个吻长久的如同时间静止,除了事件的两位主人公温存缠绵,一干观众朋友们也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高英杰其实还挺想看的,张新杰身体前倾的那一秒他甚至还在心里给前辈加了个油,然后他就被王杰希队长捂住了眼睛。

卢瀚文人都快要凑到桌子上去了,被喻文州拉回来转过身面对着沉睡的黄少天,喻队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还给他比了个少儿不宜的嘴形,小卢香菇,小卢蓝瘦。

唐柔从隔壁带电脑的房里和孙翔唐昊轮流切磋了几十把,终于在两人又吵起来以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电脑桌。

拿着账号卡走出门,唐柔迎面撞上王杰希,她点头致意。

“唐小姐,刚才在打荣耀吗?”

“是的,你们那边怎么这么安静了?”唐柔听着一片死寂的主房问。

“你错过了告白现场。”王杰希微微笑着。

唐柔不是八卦的姑娘,但这句话她还是好了奇,正酝酿着开口,王杰希挥了挥账号卡接着说:“来一把?边打边说。”

“好!”正和唐柔意,她一转身跟了出去。

 

各回各家的那一天楚云秀问张新杰:“强吻我的时候你为什么把衣服脱给我?你在想什么啊?”

“那不是强吻,你同意了的。我在想衣服穿太少了,你再踮脚的话小肚子会走光,只能用外套遮一下了。”

“张新杰?你说谁有小肚子?你再说一遍?”

 

黄少天在机场给喻文州哭诉,部分台词是刚从给肖时钦撒娇的戴妍琦那里听来的,“太可惜了啊太可惜了啊!我怎么就晕了呢!张新杰强势表白楚云秀,苏沐橙叶修激吻,我错失了扛起叶橙张楚大旗的机会!!不对,主要是错失了看戏的大好机会啊!!!我作为联盟的第一机会主义者这是我绝对不能犯的错啊!都怪叶修这个老狗比!!骗我说什么张新杰再来一杯就能倒那他喵的是他本人才对吧!说你呢!就是你!叶修你给我站住!苏妹子你也站住!就你偷拍我喝醉了的照片发群里的是不是!!!!现在好了我可是世界冠军啊!!!四舍五入就是世界第一剑客!!第一剑客的名声很重要的啊喂!”

“呵呵。”路过的叶修点燃一支烟。

“呵呵。”蹦蹦跳跳的苏沐橙原地转了个圈儿。

 

远处张佳乐拿着手机看发酒疯被拍下的黄少天笑到脱力,孙哲平一把抓他的发辫儿:“走了。”

张佳乐仍然笑的直不起身,上了飞机还是时不时抖出两声笑,吓的孙哲平和同去K市拍广告的轮回一行人不轻。

 

【职业联盟选手群】

百花缭乱:到底是谁拍的?

海无量:楼上+1

冷暗雷:楼上+2

风城烟雨:楼上+3

无浪:楼上+4

笑歌自若:楼上+5

索克萨尔:我猜是叶修

君莫笑:[另一张喝醉发疯的黄少天.jpg]

零下九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飞刀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山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枪淋弹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存了,回头贴训练室里。

鸾珞音尘:喝醉黄少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推一秒黄少!

生灵灭:小戴???

鬼刻:哈哈哈哈哈哈哈肖队有点绿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我靠我靠老叶原来是你!!!我杀了你!!!你在机场哪里你给我报坐标!!!!还有队长你怎么能这样我会被小卢他们取笑死的我还怎么树立光荣伟大的前辈形象!!!!老叶你就没有拍点有意义的东西吗!!趁人之危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鬼魅才: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百花缭乱:肖队不是绿,那是微草应援色

王不留行:[张佳乐醉酒揪自己小辫儿照.jpg]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图好,很真实

一枪穿云:..没错

沐雨橙风:[合影.jpg]

 

叶修拿过苏沐橙的手机看那张合影,大半个联盟都在里面,戴妍琦和肖时钦缩在沙发里聊天,中间部分是骰子完了改21点,21点完了改德州扑克的的众人,张新杰和楚云秀在一边拥吻,手下败将睡了一地,王杰希在给微草队员分析世邀赛的对手,唐柔竟也坐在旁边听着,陈果在替网吧阿宁要蓝雨庙的队长签名,魏琛吹胡子瞪眼的表示全蓝雨的签名也没有他一个人的值钱。

屏幕一角是举着手机的苏沐橙和没有好好看镜头的叶修,苏沐橙比了个V字,白皙分明的指关节上两枚象征着世界第一的荣耀戒指熠熠生辉。

苏沐橙也侧过头来看屏幕:“可惜韩队他们不在。”

“没事,你看这地儿是黑的,回头给P两颗牙,老韩也算是参加过了。”

叶修笑。

 

END

 



后记-

云秀学调酒是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张新杰以前喜欢喝特调的某款酒就学着玩儿了哈哈哈哈。

R级香味印象我缓两天写怕翻车,先摸点想写了很久的群像相声,这次主要带了自己磕的CP,应该能算个小甜饼~希望喜欢!!

‘我能不能吻你’是在微博看到的一个评论,然后就有了脑洞啦!



📎归档持续更新中

评论 ( 29 )
热度 ( 930 )

© 清歌休不休 | Powered by LOFTER